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統黨選的All the President’s men

巫統黨選結束了,巫統最高理事會各要職都是All the President’s men。從黨主席到署理主席、三位副主席、青年團團長、婦女組主席,以及最高理事大部分職位,皆為President納吉首肯之人。這項信任狀,標示了納吉在505大選的城市大海嘯之後重得威信,也展示了保守馬來民族陣營的大聯合──儘管它可能只是做戲,並且包含利益交換。
 
2008年大選之後,巫統頓失重心。kalang kabut和不知所措之後,如今方向盤終於重交黨主席之手,展現重新出發的契機。如果納吉敲山震虎,壓下內部,不復「半山飄雨半山晴,又像細雨又像風」,堅守其政改立場,他不僅抓住巫統,還能重拾流失了的非馬來選票。那麼下屆大選President肯定手到擒來。
 
505,換不了政府,只換來國陣與民聯雙雙說不出的苦。民聯贏得選票,當不了家固然心情沉重;國陣輸了選票,僥倖執政,也一樣勝之不武,心中暗苦。正當民聯三黨還在「再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之時,國陣的巫統卻通過黨選,決定了領導班子,走在仍處療養期的民聯前面,這似乎已略勝一個馬鼻。
 
第十四屆大選定在何時,只有President知道。但他至少免除了三年還需面對黨選的煩惱了,「納慕配」可以穩定過渡。而且,副慕尤丁此次沒有挑戰President,幾乎等於放棄了競選此職以及接任首相的機會,因為他今年66歲,下屆的大選或黨選,他都年近七旬。就連「專制」的中國共產黨都有接班「規定」,七旬之人都趕班下車,那還來挑戰呢。
  於是乎,本屆巫統黨選的三位副主席也可以是未來副首相人選了。排首位者,當推內政部長阿未查希。此君在191個區部中,勝了185個區部,狂風掃落葉,銳不可當。
 
你可以譏笑他信口雌黃,頭大無腦,但在你不能否決巫統和保守馬來群眾視他為敢怒敢言的英雄偶像。偏偏這位英雄就有時勢來配合,擔任內政部長不久,《防止犯罪法令》出爐了。這份本是政府早就擬好的案子,落在這位仁兄手中卻是老鼠掉進米缸,吃不盡,還演足十八大本。剪除惡徒、保衛民族的英雄氣概,讓他發揮淋漓盡致。加上他的「shoot first, ask later」,一幅「殺無赦」,教你們異議分子聞風喪膽,不就是巫統久違欠缺的偶像嗎?
 
低空飛過的首相表弟希山慕丁日後也許只能忝為阿末查希的副座,無論如何這個擺好接班梯子卻是穩定的基石。那位最會也最愛挑事的「老馬哥」馬哈迪縱使有十萬個不願意,也不能不接受現實。三年之後,如果President再援用黨章給黨選延個一年半戴,「老馬哥」九十有餘,恐怕再也無法給愛兒出頭了。
 
加上莎麗札在婦女組「重作馮婦」,凱里蟬聯青年團團長,一眼望去全是黨主席的人馬,「老馬哥」的噪音響不起,就是巫統全力出撃反對黨的時候了。
大選之後至今五個月,民聯三黨非常靜態。行動黨忙於重新黨選,公正黨面對新一屆改選,回教黨還排徊於繼續留在民聯和回歸國陣的十字路口上。
 
更嚴竣的是三黨至今始終提不出一份具有說服力的「民族關係藍圖」和「治國方略」。當過五個州的政府(如今只剩下三個州)之後,民聯已經嚐到夾在不同族裔訴求之間的苦惱,以及找不出一個更勝於國陣的治理政策。
 
國陣的「一馬政策」看似很拙劣,但行動黨的「中道大馬」也只限於口述,看來也大同小異,而且還未經考驗,是否一樣是紙上談兵,不得而知。公正、回教兩黨更不可能取消現行的有利土著的政策,那麼民聯如何推動績效制?如何非種族化?如何提升國家競爭力?如何與國際接軌?如何將國家經濟推上更高的位階,來擺脫目前裹足不前的經濟?
 
此外三黨也都面對內部衝突的問題:行動黨大量引進的青年新力軍與元老基層矛盾激化,更有傳言說有元老不堪一生奉獻遭遺棄,抑鬱而終;回教黨也在世俗派與原教派之間激辯,未來之路險惡萬分;公正黨靠著安華個人魅力號召,未能持久,安華一垮,樹倒猢猻散。當國陣主力的巫統在利益分配談妥和在消極和諧中取得統一,民聯要如何理出未來之路,恐怕才是此屆巫統黨選令人深思的。
 
希望變天的人們一直等著民聯針對巫統至少表面的團結和順利完成竹黨選和權力交接,作出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