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6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烏克蘭,請你動手晚一點

 烏克蘭瞬息萬變,不到一百天,政局千百轉。二月中旬還有一個叫亞努科維奇的民選總統治理著這個四千多萬人口、土地相等於兩倍大馬的國家,今天卻變成一個非民選的臨時政府,指揮著不受使喚的軍隊撲向各個鬧公投、喊獨立的「叛變」地方政府的大戰場。
 
如今,圍繞著烏克蘭的是美國、歐盟、俄國和一大堆政客,指手畫腳地導演著新版的「戰爭與和平」。這些人在動手與不動手之間,都先用手指著對方:「千萬別動手」。
 
而說得最多的美國,不知是不想動手還是不敢動手,始終只是動口。俄國則真的沒動手,只是假手於人,就讓扼守著黑海的戰略要地的克里米亞,通過當地人民主動投懷送抱,把整片土地送過來,冷手執個熱煎堆。所有的西方政客只顧著痛罵,對 著俄國,最多搞什麼經濟制裁,或恫言警告:如果你坐隴望蜀,得寸進尺,想再染指烏克蘭在鬧公投、喊獨立的頓涅斯克、斯拉維揚斯克等一眾「X X  斯克」州屬,我們都會給你好看。
 
俄國憑著「絕地反擊,背城一戰」的決心,普京仗著70%的堅強民意,正在展開一場驚世行動。繼敘利亞化學武器危機的扭轉乾坤和斯諾登挾著中情局珍貴檔案落腳俄國的峰迴路轉等事件之後,大家應該關注俄國的奇妙變化。
 
 俄國因為1990年蘇聯解體而「新生」,但卻經歷了被切掉15個加盟共和國,和受盡歐盟和美國淩辱的痛苦分娩。嗣後,歐盟與北約東進,把昔日的蘇聯加盟共和國一個個吸入歐洲陣營,獨獨俄羅斯申請要加入歐洲,卻被拒絕。
 
俄國面對西方強敵的圍剿,已經只剩下烏克蘭作為最後的屏障,這種即不能融進對方,但又可能被對方征服的危機,和解體二十多年受盡西方列強的鳥氣,正是纏在俄國身上的夢魘。
 
西方一直謹記世界一戰如何導致世界二戰的歷史教訓,但卻沒有從俄國這二十多年來倍受恥辱將會產生什麼結果而進行反思。承受了蘇聯解體恥辱的俄國,就像一戰結束之後「梵爾賽協定」的戰敗者德國被瓜分國土和被迫大額賠款那樣,在恢復它往昔帝國光輝的夢想中,臥薪嚐膽,發憤圖強。儘管面對著美國與歐盟和世界的盟國的集體經濟制裁以致俄國經濟蕭條,普京卻享有空前高企的民意支持度。
 
盲目的民族和國家主義是遮羞布,是俄國的濫權、獨裁、貪腐和蕭條的最好障眼法。西方這二十多年來對俄國的欺壓,在普京橫空出世之下,可能會物極必反。
 
西方的雙重標準比比皆是,尤其喜歡在俄羅斯身上使用。如果民主很重要,那麼烏克蘭首都基輔的街頭示威而致推倒民選的總統又置民主於何處?如果二月的示威並推倒政府是民主的話,為何當下的烏克蘭東部的民間造反要獨立不是民主呢?如果1993年科索沃作為南斯拉夫的州邦可以自行舉行公投而獨立,那麼克里米亞乃至於當下的烏克蘭各州邦自行公投決定前途又為何不可呢?
 
烏克蘭今天的許多亂象,儘管不一定是傚法歐美政客許多不守法規的做法,但即然自己做了初一,就不要怪別人做十五。
烏克蘭最無辜,但也最無知。他們處在俄國與歐洲之間,本是戰略要衝,是兵家必爭之地,卻沒有善加利用這項優勢而合縱連橫、左右逢源,反而為了倚向何方而自相殘殺,成了美、歐、俄的鬥爭的犧牲品。
 
美俄的冷戰並沒有在1990年蘇聯解體時結束,最具體的冷戰現在已在烏克蘭開打。而冷戰的戰場還在擴大,歐洲之外的中國、日本都在這場搏奕中插上一腳。俄羅斯在得不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支持下,轉向東亞去找中國,中俄聯合軍演就在連續兩屆之後,最近在中國東海舉行,以便在烏克蘭之外拉扯美國的後腿,減少它在歐陸所面對的壓力。這項行動對於因釣魚島爭端而獨自面對日本美國同盟挑釁的中國,卻無異是雪中送炭。
 
烏克蘭會否分崩離析,需看俄羅斯的戰略目標。如果普京仍需一個具有俄羅斯作用的烏克蘭,那麼近日來普京呼籲烏克蘭各個造反地區延遲公投行動,可能是受迫於經濟制裁的壓力而軟化,也可能是換取西方坐下來談判,分享烏克蘭利益。
烏克蘭必須自我保護,而非參與世界列強的遊戲。它因為聽信歐美承諾,搞了基輔街頭示威並最終奪權成功,卻得不到歐美的一分錢援助。接著五月舉行總統選舉,舉目盡是基輔政界老朽舊政客,誰中選都是換湯不換藥,並不會比亞努科維奇好多少。烏克蘭與其為美國與歐盟及俄羅斯比併白白犧牲,不如靜思前途,就像俄羅斯上世紀舊歌劇的那首「求你動手要晚一點」,想好才動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