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ISIS爛攤子,誰來收拾?

誰也沒料到一個像烏合之眾般的ISIS,竟能如此快速崛起。崛起於瘋狂殺戮,繼而全球喪膽,折騰到今天連美國都老鼠拉龜,不知如何下手。甚至至今如何定性ISIS以及ISIS是何方神聖,西方許多專家學者仍然莫衷一是。
 
正當以上所有疑問都還在尋找答案時, ISIS已經每天攻城略地,不斷壯大;「志士」們四海歸心,紛紛投效;各方財源,滾滾而來;疆域土地,全面擴張;ISIS的宗教學說,日益鞏固;信徒們拋頭顱、灑熱血,為著他們理想中的天堂世界,捐驅殉身,從容就義。這股力量像磁鐵般地吸引全球目光,但其恐怖情緒也輻射到全球人類。
 
大家都在寄望全球最強大的美國,但美國左閃右避,始終不肯出兵。這也難怪,美國好不容易捱到2010年全軍撤出伊拉克,正是見過鬼怕黑,美國怎會又重陷這個它曾令它焦頭爛額的伊斯蘭泥潭呢。於是,美國只派空軍轟炸,隔靴搔癢, 絕不讓生命寶貴的美國大兵,「身」入險境。如今,ISIS佔據著伊拉克北部與西部,以及敘利亞東部與南部,坐擁一個二十多萬平方公里(約砂、沙兩州面積)的廣袤「領土」,士氣昂揚,志如驕陽。儘管得不到任何一個國家的承認,「伊拉克與黎凡特(敘利亞)回教國」已經名副其實地「默迪卡」了。它的「哈里發」巴格達迪在他的首都Ar-Raqqah(位於幼發拉底河上游)的宮殿里調兵遣將、指揮作戰、開會議事、安邦定國。哈里發並不想回歸《天方夜譚》裡的神燈或阿里巴巴的神話世界,他只想重造「一千零一夜」中震驚全球的可怕奇蹟。
 
這個奇蹟,歸根究底都是美國送給它的。一、沒有美國2003年入侵伊拉克,就不會摧毀薩達姆遜尼派政權而造成政治與軍事真空,也就不會有什葉派在伊拉克領導政府而濫權獨霸,排擠遜尼派,出現大規模「迫上梁山」現象,同時也不會讓鄰國如沙地阿拉伯、約旦、卡塔爾等遜尼派國家懼於伊朗與伊拉克的大聯合和什葉派的壯大,而暗中支持這些遜尼派的造反力量。
  
二、沒有美國2010年的退兵就不會留下伊拉克總理馬利基一人獨大,剛愎自用,搞得政府四分五裂,地方勢力紛紛脫離中央,庫爾德族趁機搞獨立,遜尼派武裝見縫插針,趁勢而起。
 
三、沒有美國2011年因打擊敘利亞的什葉派阿拉維系的巴沙爾政權而大量提供軍火給「起義者」,就不會有伊拉克遜尼派轉移到敘國境內去湊合,接收了美國提供的大量精良軍火,從而「響起打倒巴沙爾政權的號召」而搶奪了敘利亞的大片土地,然後揮師南下攻入伊拉克西北境地。這支近十年來受惠於美國有意與無意之間培殖與支援的遜尼武裝派終於在今年等到他們吐氣揚眉的日子了,一個有土地、人民、政府、主權,卻不受任何人承認的國家ISIS終於破土而出,出現在這個世界。
 
細說從頭,追本溯源,美國其實就是這個似國非國的締造者。這個結果完全超出美國意料,所以它不能認錯。因為,這項中東戰略錯誤所造成的鉅大損失無可估量。除了出於環球局勢的瞬息萬變和抓摸不準之外,其錯誤主要出於美國對伊斯蘭存有刻板和膚淺的認識,以及它們對什葉與遜尼兩派的錯識與誤解。這種誤解也因為美國壟斷全球媒體而誤導了除伊斯蘭信徒之外的全人類。
 
1979年伊朗革命讓西方人初步接觸到什葉派,而對之感到恐懼,但又因認識所限,而只能以基督教派系的傳統分類法來將什葉派定性為原教旨主義或宗教極端派,而遜尼則為理性溫和派。這種分類法也造成今天的非伊斯蘭社會無法理解何以所謂的「溫和」遜尼派怎麼會產出ISIS如此怪胎,而英、法等西方國家更有成百上千公民去為ISIS效命,大馬也有多位子民為之「殺身成仁」和女性甘為「慰安婦」撫慰戰士(網上新聞報導稱)等匪夷所思的結果。
 
今天,曾經暗中贊助ISIS這樣的恐怖組織的沙地、約旦等國家也開始出現反其道而行的措施了。沙地在七月份派出三萬兵力駐守在它與伊拉克的邊境,防止ISIS趁勢南下。因為從ISIS志比天高的現況,以攻下麥加與麥地那來提高它在伊斯蘭世界地位的戰術是極可能存在的。何況,沙地佔據了兩大聖城而傲視伊斯蘭世界,早就為許多伊斯蘭國家心生不服。萬一沙地與ISIS真的迎面相抗,出現遜尼派兄弟鬩牆的狀況,那麼複雜多變的伊斯蘭國際鬥爭則是亂上加亂,非伊斯蘭社更是看到眼花瞭亂。
 
ISIS的亂局是美國間接和無意中造成的。但是如今美國無意解決,或是無意用傷及美國公民生命的代價來解決,世上也沒有其他國家可以取美國而代之來解決,ISIS就會繼續為所欲為。這樣的亂局,到底是ISIS可惡,還是美國可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