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個大馬」的兩個戰場

支持「一」策的同志則憂心忡忡。內政部長兼首相表弟的希山慕丁以及自詡為新政急先鋒的巫青團團長凱利都慨嘆,「一」策導致首相孤軍作戰,孤立無援。甚至坦言許多同志、同僚、同伴和同事,以及本應服從命令的下屬百多萬公務員,都沒有配合協作。

憂心之言尚在耳際,惡搞事件即刻發生,禍不單行,一來兩宗:南邊的柔佛古來與北方的吉打武吉士南卯──的校長不約而同,出言不遜,對校內學生作出挑釁和歧視的言論舉動沉醉在「一個大馬」美夢的非馬來人社會,驚醒了。於是,鄉親父老奔相走告,政治人物積極參和,誓要調走「極端」校長,不可妥協。怎奈正如希山與凱利所言,百萬公務界不動如山,調職令卻無法軍令如山,要給「一個大馬」的民族和諧政策撥亂反正,執行校長調職令,可比通過少林寺木人巷或十八銅人還要難。

 

所以,精心策劃的「一個大馬」充份暴露其腹背受敵的事實。而腹背兩面戰場,內鬥比外爭還要嚴峻。民聯自「一」策宣佈以來只能零星反攻,火力全無,倒是國陣內部刻意倒米,接二連三。

 

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一個大馬」,以及其他附加理念如「新經濟模式」和績效為先等,明顯遠離了巫統開創以來「維護馬來民族利益」的執政傳統,卻在推出時繞過先行「徵詢」巫統基層的環結。心存疑竇或劈頭就不認同這個理念的基層開始鼓噪,動用作為權力委托者的質問權利。

 

這個質問的權利,與普世的公正、平等或「一個大馬」所標榜的價值權利是不同的。如果說後者是人權,那麼前者就是法權。既然巫統的執政向來都建立在「馬來人優先」的理念上,並因此繼續取得人民的多數委託而傳承,直行不悖,五十年不變,那麼作出委託的巫統基層乃至廣義的馬來社會就權質疑新近更改的理念──「一個大馬」,甚至在審視之後撤出它五十多年來對它海枯石瀾、此情不渝的支持,而拖倒巫統的執政。

 

換言之,「一個大馬」出征之後卻在大後方產生內部抗衝,是不認同理念的馬來基層對領導層的表態,以及機會主義者趁勢推波助瀾而形成的。它就像出征軍隊突然不服征戰目標而起局部嘩變。

 

但是嘩變之規模卻已無從檢測。如果「一個大馬」理念的誓師先經沙盤演練和策略研討,也許能在較緩和的氣氛中分析正反力量的對比。不過,孤傲難馴的前首相馬哈迪直言不諱,馬來社會對今日的巫統不復舊巫統而不滿。

 

雖然他由始至終都不碰觸「一個大馬」,但他最近在其布落格的新貼文「種族主義意味濃厚的績效制」(827日《名家》版曾刊載其釋文)卻直指績效制剝奪馬來民族權利,是名副其實的種族主義,其乃做賊喊賊。巫統維護馬來人光明正大、毫不掩飾,所以這個宗旨才是正統思想,以致最近抗擊續效制,維護馬來人至上主義而風頭最勁的土著權威組織(PERKASA)才能代表正道,以及才能真正體現巫統原有民族主義。

 

換言之,當今日巫統失信於其基層時,土著權威組織反而繼承了「法統」。今日巫統只延續了過去巫統的外殼,卻悄悄乖離了原旨,違反了祖訓,拋掉巫統舊有的精神。

 

但是,巫統並非永遠一脈相承。馬哈迪就曾兩度撕破巫統與馬來統治者的「傳統諒解」(以馬哈迪的邏輯,也是「社會的契約」),即著名的修憲削權事件。老馬通過全國巡迴演說的平台,向整個馬來社會陳述他拐離法統的原委,而取得了嶄新議程的委託。巫統上下沒有質疑。

 

所以,今天巫統既要繼承執政法統,又要改走各族平等路線,都撿有利於自己的便宜,最後必然也需付出代。新政走向非種族主義化,即因與民聯路線相近而需展開殊死戰,卻又因為背離傳統而需與舊巫統拼死活。兩相挾迫,裡外受敵,在在考驗首相納吉的智慧。

 

不過,這不僅是納吉的,同時也是巫統改革,人民進步,社會繁榮,國家安定的戰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