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褪色中的二戰蒙難史

但是寶貴資料在孫氏手中卻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柯冰蓉等人將之取得,反覆研究,覺得伸冤喊話的蒙難同胞這遭可以亮劍出書了。經過核對、整理、募捐、徵求,最後付梓出版。但柯等人始終將「蒙書」出版的第一功歸於孫建成。

 

孫建成並不知其功,反而埋怨出書浪費時間,對伸討賠償毫無脾益。他也不明白那麼多新、日、中等國教授學者為何對蒙難者與家屬們的冗長名單翻來覆去,日夜研究,消耗精力。而最後出版這本書,有何價值。

 

孫建成質問得沒有錯,因為直至他死,這本書沒曾迫使日本發放過一文錢。他以及許多蒙難家屬都不了解,追討和索償等動作只屬警醒作用,記載蒙難過程卻能還原歷史真相。前者看似能得遂利益,但很虛;後者毫無利益,卻很實。

 

其實日本賠償,涉及日本國內和國際法律以及國際間複雜關係,根本不會因為蒙難和冤屈就發放。但孫建成的戇厚,促成他一股鍥而不捨的傻勁,集合到死難者家屬,並因索償的誘使而取得集體登記,為「蒙書」的出版舖平道路。當原始目的的賠錢還石沉大海,副目的的出書已經功德圓滿。

 

今天,孫建成去世兩年漸被遺忘,甚至二戰祭拜會越發蕭瑟。但翻開「蒙書」,仍能劈頭看到名列前茅的孫建成,以及蒙難史五百個案的血跡斑斑,則是臨終前飽受斷腿、獨居、拮据無援之苦的孫建成聊堪告慰的。

 

1942316日,孫建成一家九口都死在日軍對庇朥港尾村的大屠殺之中,只留下他和祖母兩人。孫建成後來壯碩成長,並曾贏得國際舉重獎項,也從事過樹桐羅厘司機等各種行業。但他耿直的思維中,幾乎只容得下蒙難史。十多年前老妻與他分居,子女各自持家。他曾經依靠福利金度日,也入住過老人院,最後自己跑去一間六十多年的舊本屋獨居。

他因糖尿病, 2006年病情惡化時截去左腿,並辭去「大馬蒙協」主席。我想退休後重訪他,目的在於為他籌款紓困,雖然這並不能解決他一股傻勁而致妻離子散的問題。

當更多蒙難家屬都步上孫建成的後塵,蒙難史將只限於文字而沒有高吭,但至少孫建成曾使它絢爛一時。

 

(外一章)「蒙書」出版,牽動中、日、新、馬

橫跨半個亞洲,貫穿四個世仇國家,四個不相識的人為了探求二戰真相,克服文化、語言、空間等困難,滄桑十二年,2004年出版了《日侵時期,新馬華人受害調查》。

這四個人是:新加坡的柯冰蓉、大馬的孫建成、中國的張連紅,日本的高島伸欣。

柯冰蓉由於1982年赴日深造,結識了許多從事二戰史料工作的人,包括大馬華社相當熟悉的琉球教授高島伸欣,開啟了她產生這方面的興趣。1992年,她回到新加坡開展了二戰史料的收集,並且也擔任了高島每次南訪時的響導和翻譯。

1995年美國洛杉磯舉行「世界抗日戰爭聯合大會」,力邀她代表新馬出席。她無暇分身,高島此時向她推荐庇朥的孫建成作代表,並說此人務實勤力,不會高談闊論,雖沒有學歷,卻絕對有資格。

為此柯約了孫相見於新山巴士總站。首次見面,孫就將手提的兩大紙袋剪報資料一股腦地交了給柯,非常草率。柯冰蓉把美國之行的代表權交待之後,孫就此代表馬來亞蒙難人走一趟跨洋之旅。柯回新之後翻查孫提供的資料,原來有許多是孫建成組織的「日本佔領時期蒙難家屬協會」的會員填報。填報的目的只是向日本索償,但在柯眼中卻是蒙難全冊中的珍貴資料。

柯後來加緊了與孫的聯系,並多次訪問庇朥,也受到孫更多「餽贈」,但都是雜亂無章、泛黃發霉的舊剪報。她百感交集,要從這垃圾堆抽取養份必須日夜工作,不如此做,又愧對這疊資料。

從此,她撥出家中空間和書櫃,花錢對資料進行編整、抄錄、複印。朋友笑她埋在垃圾中。直到1997年,她已經整理出8盒總計640夾的資料。當時苦於經費,無法出書。而她又需隨丈夫調職搬往美國,屋子必須出售,這批辛苦熬出的龐巨資料卻無家可歸。

就因為友人的建議,她將資料送去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的張連紅教授。運送費又一次由柯自掏腰包。張年紅教授看到包箱的當時,也大搖其頭。此時,柯已覺得必須義無反顧幹到底。

她找回早年申請過的李氏基金,並趁著離國前夕的空檔趕去面試。毫無成功把握的一搏卻讓她在華盛頓時得到了好消息。計算一下,竟然足夠應付南京的打字、印刷和運書回新的費用。其餘的,又如即往,自掏腰包。

印刷期間,她飛赴南京,才第一次面唔張連紅。雙方才真正談起書中內容。柯冰蓉接受我訪問時說,一切資料和照片都是孫建成的;書中文字則因南京師範大學的編制和張連紅執筆而編寫;柯居中串聯;而高島則因孜孜不倦於反戰工作貫穿全事。

這個當年專訪是古玉樑先生提議,並由我與他聯袂遠去新加坡及途中在芙蓉進行。訪完之後,隔日粗糙刊出報紙。如今憶及往事,整理舊報重寫,希望不負所有為它付出心血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