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國家文學」到「本土電影」

所以,為馬華文學抱屈還涉及裡外兩個層面。張錦忠與陳良兩人共4篇鴻文對官方立場問題已說得淋漓盡致,我則想從華社或整體客觀環境切入。


馬華文學雖沒有國家文化的三大原則、六點宣言,但也有依稀模糊的涵蓋面,至少自我歸屬為馬華文學的作家們都會自我詮釋。然而訊息化和全球化之下,人流竄動,穿洲過界,文化互相滲透,你濃我濃,不分你我,要堅持一個純然「馬華」的文學已日益困難,就連國家文學都很難定性。

 

西方文學界最近突興國家文學的質疑,並指出這種文學品類是應民族主義而生,為維護初生的、弱勢的群體或國家以抗撃周遭挑戰而立。但是面對目前人類空前未見的文明碰撞,世界不同語種、人種和它們所攜帶文化的雷電交加,文學與文化過去的疆域,今日已然東倒西歪,幾乎蕩然無存。

 

許多新著作都以多語文、跨疆界和鬼哭神號、驚世駭族之效,以創造人類共同價值來爭取市場的最大化,和攀登最高文藝成就。此外的許多電影、電視、媒體都採用多國協作。例如好萊塢影片可以純華語對白,諾基亞的廣告可以說十幾種語言。如果還要在文學、文化和文藝劃地為牢地規範出何為「國家」、何非「國家」,不是自我設限嗎?

 

其實國界模糊早在上世紀初的歐美文學出現。國家誕生與滅亡和復興都是瞬息間,反覆變化。比如應該定性為捷克作家的卡夫卡,出生在奧匈帝國時代的布拉格。他用德意志文創作了驚天動地的文學,身上卻百分百流著猶太人的血。他的創作肯定有資格上報國家文學,而且還必受各國爭為己有。但,他當屬那一國呢?

 

我們的國家文學或國家文化本是「新經濟政策」的延續。但或許是遺傳學原理──過度保護弱化傳世基因,粗獷健碩的馬來文學與文化變質了。爭取獨立時期的烏斯曼阿曼或Keris Mas等戰鬥文學沒有了,馬來民族與生俱來就善於鄉土水彩繪畫的天才消失了。經濟分配論、大興土木、建造硬體設施和口號的民族主義,悄然剝奪了民族文化力量。

 

沒有文化實力,就無法建立民族氣節。所以馬來民族應付四面撲來的挑戰倍感吃力,捉襟見肘。對於國家文學,馬來社會也出現華社冷待馬華文學的冷漠,雖然兩者各有不同原因。所以,我們固然對馬華文學闖將努力耕耘、名揚海外,都還「入贅」到國家文學而不憤,但作為流於形式和頒發物資獎勵而己的國家文學,還能鼓舞人心嗎?

 

西方質疑國家文學之思潮或有矯枉過正,但由國家支撐軟力量產業的確應只限作救亡之舉。比方韓國若不介入提供種種優惠,又怎能以區區五千萬人口的市場托起它的電視電影工業,而與中、港、好萊塢爭天下呢?

 

至於大馬本土中文片最近力爭享有「本土電影」的優惠,也應該當作萌芽階段的扶弱之求,而更需力求內容突破。除非它也只想苟且於「本土」與鄉情,玩幾部片擺手,不思鴻圖大展。若然如此,它又會走向「國家電影」的道路,流星閃過悄然落幕。

 

如果說馬華文學有國無籍,尋尋覓覓,那麼國家文化卻是孤傲自賞,始終如一。馬華文學:眾里尋他千百度;國家文學:卻在燈火闌珊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