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砂州大選恩怨情仇記

★國陣中央心思矛盾。本可趁著泰益自顧不暇之際,以砂州民意取他人而代之。而且巫統也可趁機入主這個它唯一尚未立足的大馬最大州屬。但是最好時機也是最壞時機;對方天寒地凍,自己也挨飢抵餓;砂州無力抵擋之際,正是中央自顧不暇之時。而且砂州當下的最嚴峻挑戰,誰比泰益更能團結州內各股不同勢力,誰比泰益更能抵禦反對黨的凌厲攻勢?

同時,讓泰益重掌砂州大選的國陣帥印,也可詮釋為「砂州主權的彰顯」。因為,正是泰益才使他人無法對首長之職指手劃腳,才不容巫統東渡砂州。那麼視西馬人如洪水猛獸的砂州人自然歸順於泰益這根「堵西」擎天一柱、定海神針之下。如此轉危為安,化險為夷,為何不試? 

所以,儘管連番折騰,泰益也表明「願意退位,如果有需要」,卻見最近泰益高談候選人事宜,已然統帥自居。國陣再有十萬個不願意,恐怕兩權相害取其輕,也需泰益領軍。

★如果砂州國陣就此掃除障礙,那麼它麾下的人聯黨可憂心如焚。因為砂州近年幾場滑鐵盧包括上屆州選或詩巫補選,都是人聯代為出征,鎩羽而歸。依附國陣四十年,它沾染執政體制的利益網絡,卻失去昔日的火紅傳統。

此消彼長,人聯因遠離了休戚與共的社群而敗陣於這些選區。年復一年,一些黨員尤其是選前戰敗的領袖深感危機日重,遂而懷念當年輝煌歲月和期待回歸往昔,以重新振作,中興人聯。於是無官職者與身居高位之間,針對有關「退出或留守國陣」,進行了論爭。

但是,執政四十年的即得利益和出走國陣所要面對的挑戰,以及出走之後可能仍然一敗塗地的風險,造成留守派佔據了上風。人聯黨最終走不出國陣,在遺憾中選擇苟安,寄望僥倖。但也埋下來屆州選的新矛盾,對每下愈況的人聯黨選情雪上加霜。 

★泰益過於老邁而首長之位仍無明確的接班安排,必將掀起州選的熱烈評議。過去十多年曾有過至少五位可能接班人選,但卻像穿花蝴蝶,過眼即逝。非砂州人幾乎沒法留下深刻印象,甚至無法準確叫出他們的名字。泰益如今仍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的超級首長,造成砂州領導真空,也造成國陣的傳承危機。

★可是,同樣高喊改朝換代的民聯也搬不出勢均力敵、可供考慮的人選。這反映出砂州民聯四黨尚無登高一呼的統一指揮,同時還暗藏爭奪議席的矛盾,以及個別領袖由來已久的積怨。州選時如何應對突如其來的尖銳議題,如何說服人民他們可以有效執掌如此大州的政權,實是大疑問。 

所以,儘管形勢看來大大不利於國陣,卻絲毫沒有動搖它的優勢。人聯黨雖然造成嚴重缺口,但達雅人與馬來人在蜿蜒山區,通訊落後,與世隔絕,電流缺乏,連手機都必須氣喘呼呼、登上山頂才有微弱訊号等等的不可思議「保護」之下,民聯如何使出它最拿手的電子媒體武器,打贏這場戰?

砂州大選,各方矛盾縱橫交錯,卻也互相制約,暗中撐托,空前複雜。很多時候,看似資產卻是包袱,本是同志竟是死敵,真中有假,忙中有錯,加減乘除,無法計算。

也許只有雙眼明亮的砂州人民,才能搞清虛幌和呼嘯,才能裁決優劣與勝敗,才能讓所有混世魔王的恩怨與情仇,埋葬泥土之下,以換取人民至高無上的利益,開花結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