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辛亥革命百年祭(一)

坊間有孫鄧初見的傳說:孫氏陷困之際,派汪精衛經越赴馬,去庇朥訪鄧,不遇而離去。晚上鄧氏回來見及汪之留涵,追趕數十里,才得見汪氏,誓示支持革命赤誠之心,從此追隨,真有「蕭何夜下追韓信」之意境。

1911年辛亥成功,鄧氏謝絕了孫氏委官的獻議,續留庇朥,卻又為孫氏後來敉平陳烱明叛變和討伐袁世凱的軍事行動中再度奔波籌款。鄧氏最後不勝孫氏力邀,20年代初攜帶娘惹太太回返中國,先後擔任了個黨、國十多個職位。

由於與孫中山來往頻繁、關係密切,他是握有最多孫氏手稿、信紮、電報等遺物的民國領袖之一。雖然他後來因孫氏「聯俄容共」的政策而與中央決裂、退出政壇,卻仍憑著對孫氏的敬仰而編纂了《中國國民黨二十年史跡》、《孫中山先生二十年來手紮》等書,是研究民國初年歷史不能或缺的史料。

鄧氏隱退之後,1924年起住在廣州。那位與他一起從庇朥回來的正室去世。他續弦,竟老來得子。好友胡漢明特地取「夏、商、周」之夏,給孩子命名鄧光夏。後來續室又死,鄧再聚,並再得光商、光周、光漢、光華四子。

幼子出世不久,1934年鄧氏就去世,享年65歲,安葬在廣州。

鄧氏史蹟,從國民黨黨史、民間傳聞、田園考察以及現代綱際綱絡中,大概就只有以上這些。

2006年,《東方日報》配合孫氏140年誕辰及來馬100週年,搞了一個集展覽、論、專題、報導於一體的大型活動。我也參與籌劃和指揮,並率領記者北上南下,周遊孫氏當年步跡所到之地:檳城、怡保、務邊、芙蓉、庇朥、馬六甲等,撰寫了許多篇文章,也轉貼到自己的布落格。

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我貼文中的鄧澤如史蹟雖然殘缺,卻引來台灣網友回應。其中一位聲稱是鄧氏之孫,鄧光周之子鄧浩,正在收集他非常陌生的祖父的遺跡。我為此事再訪庇朥,通知當地華社。但他們都認定鄧澤如沒有子嗣,這個「冒名頂替者」必有圖謀,可能想想圖鄧氏當年所建之廟「三聖宮」裡的古物(大量清代遺物)或是鄧氏的古董傢俱。所以沒有予以理睬。

不得要領之下,我只能將尚能掌握的鄧澤如遺跡:三聖宮、鄧氏所建的英國參政司牌坊以及命途多舛、差點被除名的鄧恩(鄧氏名文恩,字澤如)路,自己拍攝,通過電郵,傳送過去。算是大馬最能盡之本份了。

好不容易從忙碌的報館工作得以退休,老友黃金城又相邀遊台灣。機會難逢,我趁此趟赴台預約鄧浩見面。1018日,會面地點就在鄧浩定排的台灣國立歷史博物館,在場的還有他母親,年齡估計七十多歲,鄧浩則自稱四十出頭。博物館主任林志峰及四位職員隨即出現,並率領我們(鄧家兩人及我、金城及協助我在台灣聯系的《東方》前同事區肇威)登堂入室。就此,鄧氏史料就在親屬、博物院和大馬三個方面各展所持,進行大交流。

鄧氏家屬娓娓道來,從不自知「系出名門」到後來急於尋根溯源,他們經歷一段心理與認知的轉變。由於鄧澤如在他們懂事之前早已逝世,兒子們對鄧不甚了解。直至「國父紀念館」一次國民党史展覽會當中,鄧浩母親偶然驚見先親鄧澤如的照片與名字,才意識到他可能的歷史地位。加上貴為榮民總醫院XXX主任的鄧光周(今已故)也常被他診治的各個黨國要人叮囑和提醒他是鄧公後人,他們覺得應該給元勳先人做事了。

但是,基於政見決裂而受排於國民黨「容共」派(此派後來由與中共三度合作的蔣介石所繼承),以及鄧氏離開政壇太久,鄧氏之研究已不再是「顯學」。鄧氏在世時與孩子相處甚短,他死時長子尚不足十歲,所以也沒太多溝通。此外,日本入侵與國共內戰等動亂更沖散了五兄弟(一個在大陸,兩個在香港、兩個在台灣),凝聚一家之力以恢復鄧公榮耀,變得舉步維艱。

湊巧的是,第二代人做不到的,卻因第三代的鄧浩有個國立歷史博物館主任的同學林志峰。林的鼓勵,鄧浩才肩負了非他本行的工作,進行歷史追蹤。

林志峰則從博物館學的職業本能,希望鄧家的鄧澤如舊文物能讓博物館產生新題材。同時還寄望久居南洋的我們提供鄧氏民國前的事跡,來擴大博物館展覽品。

所以,鄧史在三方面都有所求、有所得的情況下,完成了豐碩成果的會面。後來,我們「馬方代表團」還在林志峰的引路下晉見國民黨黨史館主任邵銘煌,並翻閱了更多有關鄧氏的遺件。當中就有鄧向孫氏提呈的籌款賬目、他幾度推辭孫氏薦官的書函、和他與南洋同盟會要員如鄭螺生、陳新政等人的來往書函以及我們引以為豪的「庇能會議」的細節紀錄。

那封他與「容共派」決裂時的辭函最為辛酸,列表了他南洋二十多年的重要工作,以及黃花崗起義的馬來亞共十六位的烈士名單。由於皆是歷史文物,不准翻拍,我們特此抄錄:余東雄、郭繼杖、溫生財、李柄輝(以上霹靂)、羅仲霍、周華、陳文褒(以上檳城)、黃鶴鳴、羅坤、杜鳳書、勞培、李文楷、林脩明、陳敬岳、林冠慈、李晚。這些資料我們四年前舉辦「孫氏來馬百年」時踏破鐵鞋無覓處,如今得來全不費功夫。

我沒料想隨意的四年前活動竟能跨越越到台灣,並間接為台灣補充鄧澤如歷史有關南洋的遺缺,可能還為庇朥旅遊業幫了小忙。當然一切如此巧到好處,皆因我們活在歷史在歸還一百年來對鄧澤如虧欠的這一剎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