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雪州修憲,是非成敗轉頭空?

議會需要三分二票數才能通過的議案還有很多,修憲是一個,選區重新劃分也是一個。所以千萬別自作聰明,以為民聯掌握國會超過三分之一的議席,就能借著否決新的重劃選區案來表達對首相納吉的不信任動議。今天的選區圖雖然早已過期,必須在08年至10年之間提交國會以進行重新劃分,但首相有權選擇不提出通不過的議案來使自己尷尬,儘管嚴重過期甚而有違憲法與選舉法。

 

雪州民聯則沒有氣定神閒的條件。庫斯林被委為州秘書像山本五十六偷襲珍珠港,不宣而戰,攻其不備。雪州大臣得悉之時已近宣誓之日,甚至連雪州蘇丹都先作了御准,米已成炊,早成定局。

 

庫斯林本為雪州宗教局局長,與雪州民聯政府過招頻頻,事事剋制,處處掣肘。此人若置於州政府之內,不提掌握機密、操控大權的重大影響,只說平日的稍加干擾阻撓,就夠頭痛了。國陣民聯生死搏鬥,勝敗只在毫釐之間,這庫斯林當州政府秘書,民聯怎能不先除之而後快呢。

 

但是,庫斯林之受委,即有聯邦政府首席秘書作為「總部」的「總裁」西迪的指揮調度,又有前任雪州秘書南利臨行前居中協調,加上雪州蘇丹蓋章同意,就成了鐵案,穩如泰山。

 

挑動庫斯林可以隔空罵國陣,當面斥聯邦,聲色俱厲皆無所謂,就是千萬不能觸及也已經被「綁了椿」的蘇丹,否則罪如挑戰王權,動輒觸犯國家律法。搞不好還因冒犯統治者而蒙上「反馬來人」之民族叛徒之名,危及民聯整體政治前途,誰能擔當得起。

 

於是,誰才是馬來統治者的捍衛者,誰才是削弱馬來統治者權力的始作俑者,延伸了罵戰,完成歷史任務。雪州大臣杯葛庫斯林宣誓就職禮固然對蘇丹不敬;馬哈迪八、九十年代兩度修憲削去蘇丹權力如議會法案過問權則更罪大惡極。

因為馬哈迪的削權,中央與州的高級官員如政府秘書的職位任免,連蘇丹都只能聽取行政權之建議,無從異議。因此庫斯林才在「聯邦一手遮天」當了鳳凰。為了重新恢復州蘇丹(連帶州務大臣)對州秘書的任免權力,只有民聯將被國陣「修」過的憲法,重新再修。

 

如此一修,雙方又再針鋒相對,國陣反修,民聯挺修,卻都持著同樣的立場:已方擁戴蘇丹,對方蠶蝕王室,然後都各舉其確鑿証據,証明自己忠的,對方奸的。

 

天下真有敵對方雙方喊同一個口號,站同一立場,但卻勢不兩立、水火不容。所以,蘇丹挺身了,持平隔開兩方,又因修憲的特別州議會會議的神聖任務,御駕批准。

 

國陣反對,卻不敢杯葛會議。民聯支持,卻只能3520,壓倒國陣卻達不到三份之二數票的門檻。誰都沒失去,也沒有獲得。但都各自沾沾自喜。

 

國陣堅持,民聯輸了,君不見其議案功敗垂成。民聯認為自己贏了,因為它頂住國陣泰山壓頂的凌人霸氣,還將其委任州秘書的「黑箱作業」攤開給全國人民看清楚。其實,笑到最後的是王室,它翻轉了一黨獨大的局面,周旋於兩黨的「爭寵」。雖然盡皆虛情假意,卻已足夠左右逢源。這証明國父東姑當年眼界獨到、洞察先機:世界上各統治者若衰敗,都必有十一位將萬世永昌:一位英女王,一位泰皇,另外九位馬來王室的統治者。

 

修憲之修,成敗皆不重要,重要是這個過程反映了王室、國陣、民聯三足鼎立,缺一不可。誰打另一人,還得問過第三人。所以,滾滾世上潮,滄海一聲笑。是非成敗不曾空,三權鼎立依舊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