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當國語遇上聖經…

但不論政府如何應對,國語國文碰上聖經就變調的問題卻始終存在。因為憲法152條對國語與其他非國語的地位闡述,以及各宗教信仰自由的保証雖然明確,憲法之外的更多挑釁、否定卻屢受縱容,接踵而來。國文、聖經、憲法…等,必是不熄的戰火。

國語該如何推崇,聖經應如保尊重,本可各自運行,屬兩碼子事。英文尚有餘威的六七十年代,聖教會都已響應政府,在大型祭祀儀式中參用馬來語來祝禱和頌讚。其中,每年七月的大山腳聖婦阿納節(Saint Anne’s)就因爪哇、蘇門答臘、泰南等五湖四海的信眾,八方來朝而特備國語彌撒。國語與聖經並行之舉,有幾十萬名信眾見証,眾目睽睽,無以遁形。

 

聖教會也與一些宗教擁有共同觀念:堅决反對同性戀、抗衡西方性解放、偏執,比如仇視猶太人。儘管教宗本篤十六世前幾天才澄清聖教會沒將耶蘇之死歸罪猶太人出賣,但猶太人自從亡國而浪跡歐洲的兩千年中都受盡天主、東正、路宗等基督宗教的歧視迫害,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才以天主教徒的納粹政權大屠殺終結。

 

基督宗教對猶太的偏執,即鄙視其窮人的骯髒齷齪,又嫉妒其富人的富可敵國。這是歐洲人至今都無法解釋的心理失衡。只是這種仇恨後來轉嫁給回教。當回教世界偏執於以色列立國而自身烽火連天時,興風作浪的華爾街猶太商賈集團卻在彼邦隔岸觀火、置身事外。

 

種族偏見造成誤導,令人以偏蓋全。比如我國馬來民族既有窮困潦倒的,也有賽莫達;華人既有半份家產捐出作公益的陳志遠,也有一貧如洗的你和我。所以,當大家簡單化地作種族辨識,比如辯論「新經濟政策」的利益分配,就會進入種族巴仙比例的誤區,而忽略彼此種族內部貧富懸殊矛盾和剷除貧窮的緊迫,助長了盲動的種族主義。

 

國語與聖經,本來就並非勢同水火、誓不兩立。只是聖教會延續借助印尼文來補助國語的傳統,已不符合馬、印兩族或兩國關係質變的現實。近年雙方爭持日多,或為文化遺產誰屬,或為領土劃分,或甚至為了足球與羽球的寶座,以及它們對待基督教的寬容和避忌的迥然不同立場。

 

聖教會固然沒有跟進時局,政府也原地踏步。馬印國語的「分道揚鑣」,造成的不僅是聖經與「阿拉」的問題,它還影響了我國馬來文的傳播範圍、力度、市場和全球化的進程。即使今天沒有「國語遇上聖經」,日後也有「遇上印尼文」、「遇上印度文」的問題。

 

最近國中中五馬來文學讀本《連環扣》,風波仍未止息。歸根究底還不是種族偏執、成見、傲慢的結果嗎。對症下藥,認清種族心理問題的本質:心病只能心藥醫,解鈴還需「繫鈴人」──就算如此簡單的兩句俗語,也必須說得字正腔圓、咬牙切齒。否則讀偏了,必會被視為比《連環扣》中的Pariah更歧視印度人。再鬧風波,何此十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