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獅城大選旋風 餘波盪漾

 

「反對比例」相當一致,既顯示出民意不滿的普遍性,也反映了40%的反對票只取得6席對81席的7%議會力量,是極不對稱的。反對黨該如何建立更能反映民意比例的議會?它如何迫使強大的對手願意為公義而違反己利以利敵人?

 

二、 本來給執政黨「保証勝利」的集選區實行了五屆,所向披靡,今屆首度淪陷,這應該歸因於反對黨,尤其是攻打阿裕尼集選區的工人黨戰略應用得宜。首先他們孤注一擲,集中所有精英於一區,不僅派出黨主席林瑞蓮,還將秘書長劉程強從他連中四屆的後港單選區也調來,硬扛以外交部長楊榮文的行動黨團隊,置之死地而後生,迫選民作痛苦抉擇,以致工人黨兵行險著,取勝集選區之外,還帶動後港旗開得勝,也培養了接劉程強之班的新議員。

 

如此運用策略,新加坡政治近年少見,坐穩釣魚台的執政黨是否看到未來難纏的對手?

 

三、 工人黨此次一舉取得了6席(阿裕尼5席及後港1席),成了國會中唯一的反對黨。此外,在規定必有9個非政府議員的選舉制度下,工人黨還因其候選人包括如切單選區的余振忠得48.99%及東海岸集選區團隊得45.17%的選票,而可能多得兩人受委,共有8位議員。相對於輸掉波東巴西的反對黨同儕新加坡人民黨,它自然地晉升為老大,強化了它在反對陣線的話語權。

 

新加坡反對黨,規模小、組織零散、數量太多,只是參加本屆大選的就有五個。每逢大選就爭著與人民行動黨對壘,自相殘殺,你爭我奪。工人黨的壯大或可給各個反對黨提供了統合的主體。統合了的反對黨更能整合人材,而有條件故技重施,行使此屆「阿裕尼之計」──集中專攻三幾個集選區,反對黨自然可以百尺竿頭,增加議員。

 

四、 楊榮文此次飲恨阿裕尼,除因反對黨戰略得宜,也得怪集選區制度的利弊雙至。雖然這個制度設計之初曾令行動黨無往不利:用一個部長帶領四五個散角,就能一起闖關,全部中選。無奈這個招數如今用老了,被反對黨挾著一搏,本來可以自憑本事的楊榮文反而被拖累。

 

可以肯定的是,新加坡反對黨還沒強大到可以拉下「四准將」(其餘為李顯龍、張智賢副總理、林勛強部長)之一的楊榮文。行動黨如此損失一員大將,敗在一個「算死草」的設計。假如這個教訓能讓新加坡當局重新檢討集選區,回歸到87個選區都個別提名競選,那或許更能還原選舉真諦,顯示民意所向。

 

反對黨一舉得了票選的6個議員,為建國以來「最強大」實力,歡天喜地。卻忽略了這個只佔議會方量的7%,比馬來西亞反對黨在2004年因阿都拉新首相效應而淪為有史以來「最弱小」的反對力量(22席對國陣200席)的10%,還遠遠不如。新加坡反對黨還真需加把勁,更加努力。

當然,兩國反對黨起跑點不同,不可相提並論。不過新加坡的豐收會否再次激起馬方反對黨的士氣,而影響了大馬第十三屆大選的結果,卻不可小覷。尤其是只有一水之隔的國陣堡壘柔佛,莫讓它步砂拉越的後塵,讓「提款機」又失一個。

 

所以,正當我們隔岸觀火,對彼岸的「華人沙文主義黨」損兵折將幸災樂禍時,會否也擔心「沙文主義失利」殃及池魚,而兔死狐悲,反而希望冤家勝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