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六甲王朝淪陷500年祭

如果我們也要以史為鑑,以錯為訓,那麼在我們許多歷史尤其是馬六甲王朝的問題上,就得更嚴加辨証。因為這些多靠口述,或以《馬來紀年》民間傳頌集結而成的「歷史」,一旦投入假設或更多的「想當然爾」,就會達致偏離史實的結論,進而誤導我們的歷史觀。

我們對馬六甲王朝的輝煌有很多懷念。今年一月份研討會主講者之一拿督哈山阿未(大馬作家基金會主席)就為它盛極之際突遭覆滅感慨萬千。他以古鑑今,警惕現世。但是此後不論是馬六甲覆滅或是其500週年,都不見有熱烈反應。也許大馬人民潛意識中還疑團未解。

首先是馬六甲有多強盛?它疆域有多廣闊?假如它像一般課本所述覆蓋整個半島及半個蘇門答臘的話,何以1511年失去了一個馬六甲港口就等於滅了王朝。皇天后土之下,臣民沒有亡國恨?而蘇丹瑪未敗後退守鄰近的麻坡,及後來更遠的廖內和柔佛河口,為何不延續舊稱而改稱柔佛王朝?

如果這個顯赫王朝只限於一個扼守國際貿易要道的港口和附近土地,那它被船堅炮利的葡萄牙艦隊強攻而淪陷則是理所當然。比起文明古國如印度、中國甚至日本等的淪喪乃至忍辱幾個世紀,則更小兒科了。

第二,假如馬六甲疆域大至整個半島,那麼比馬六甲更久遠而跨至現代還存在的吉打、吉蘭丹等王朝當時在那裡?這些王朝也有一方疆土,萬民拜服呀!去年《馬來西亞前鋒報》還以檳城本為吉打領土,理該回歸,來呼籲「不可一世」的檳州政府乖乖就範於吉打州吧。假如歷史總是以政治為綱,以民族為紀,因時制宜而扭曲,人民要依據什麼來相信歷史?那麼馬六甲王朝的疆域不就像汽球般,時大時小?

第三,蘇丹瑪末痛失馬六甲之後,幾度反攻,功敗垂成。但他死後的亞齊─葡甲─柔佛的「三角戰爭」時代,柔佛曾聯合荷蘭收復馬六甲(1641年),卻拱手讓給盟友,使荷蘭繼續了葡國之後的馬六甲殖民統治。原來馬六甲早已海床淤淺,商港雄風不復當年。馬六甲一去不復回,除了因為「葡萄牙人奸詐狡猾、恃強凌弱」,是不是也因為它「不復重要」而被我們自己用來換取其他利益?

第四,1511年馬六甲淪陷之後,除了柔佛被蘇丹瑪末經營而後壯大,其他的土邦如彭亨、霹靂都為馬六甲蘇丹後代所統治,而吉、丹、登等邦的王朝也延續不輟,馬來王統的保存基本十分完整。直到英國十七、八世紀進入馬來半島後,各馬來州邦才陸續「淪陷」。馬來民族主權的喪失就不始於馬六甲王朝的覆滅。而馬六甲即使覆滅,也還有多個馬來王朝興起、並存或延續。

所以,王朝覆滅500週年的紀念必須厘清和鑑定。那怕是具有「政治化」的議程,也要名正言順,符合時代需求和人民思潮所向。

拿督哈山阿末論文中有關馬六甲內部傾軋、意志麻痺、過份輕敵而致喪失王朝等固然是真知灼見,但是歐洲開發科學,西方凌越東方,無疑是處於劣勢的東亞諸國在過去三個世紀躲避不了的悲劇。就算蘇丹瑪末英明果斷,扺擋了葡萄牙的入侵,但大勢所趨之下,1511的覆滅年份最多也只能往後挪幾年而己。

所以,如果以史為鑑來應對國家民族的挑戰,用「團結內部以應對強猛的外來侵略」作命題,不如以「加強知識、技能,掌握科學、工藝,打敗外來競爭」,更來得實際。

馬六甲的特定歷史地位,毀不了,取不走。它成了世界最長海峽的名字,也使一部人仍認為它是今日馬來西亞的最大港口,以致一些以商務為目的的中國訪問團不知就理地堅持去馬六甲。我十多年前接待過中國《人民日報》三位記者,一直到登上聖保羅山遠眺大海而紛紛狐疑為何馬六甲港灣連一條船都沒有時,我才驚覺歷史給外國人太多的仰慕而造成誤會──這個再也停不了大船的昔日大港,只剩下世界文化遺產來自我安慰。

馬來民族歷史需要有實質、有系統的處理。只有面對現實和歷史真相,民族才更理直氣壯,才能從枷鎖和桎梏中獲得解放。當它要回應非馬來民族如何寫出彼此認同的歷史時,實際上它本身有更多問題要厘清。馬六甲王朝覆滅500年,讓我作了以上省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