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子文改名,為何掀大波?

這是許多鄉區華小被迫遷校的心中之痛:先賢建校的心血,經不起社會變遷的打擊,學校遠離原址之後,更有史蹟湮沒的危機。當年起名子文,就是建校團隊推崇他們海南籍最具成就的領袖,即當時民國政府財政部長及總理宋子文的結果。其命名反映時代精神,富有歷史意義。不幸今人真的忘舊:如果子文原校僅剩的名字都不復存在,豈不砌合了華教日防夜防、懸樑刺股的「華小關閉論」。

所以,子文之易名潛藏一道不易顯見的心理傷痕。這種現象,連華社本身都無以名狀。加上易名事件又處理失當,各有關人士大放厥詞,遂而撩動本來不易惹起的忿意。

首先,易名之禍起於籌款與捐獻。如果不是因為華小缺乏明確和統一的撥建機制,就不會有華小四處去籌款募捐,也不會有丹斯里謝富年個人捐助子文華小數百萬(有者說近千萬)令吉的「慷慨大義」。宏偉壯觀校舍令人肅然起敬,惟恐不冠其名則無以為報。然則大家忘了今日之子文乃謝富年及所有損獻者 建立之驅體,昔日之子文才是先賢賦予之魂魄。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沒有先賢之魂怎有今日宏偉之體?

第二,易名之爭起於必要與否。文化工作者陳良先生上週六(93日)在本版的「就只剩一個丑字」長文,引用遠近新舊多個例子,說明「捐助貴高,不求回報」的高風亮節。當中李光前建校無數,以及哈古樂遷校易名的小插曲等例子,發人深省。讀者可以按文重讀,這裡不再重述。只是此次風波也有建議者出自無心,受獻議者盛情難卻的可能。其中,李華民受到記者詰問尚還泰然自若,坦然宣稱易名乃其建議;受獻議的謝富年也曾婉拒本名,而後改以其父名取代。談論易名是非對錯,也需考量事件過程的變易。

第三,易名的程續是否合法。子文華小董事部有其主權,但也受限於捐獻者所屬的普羅大眾。而且由於華教「牽一髮而動全身」命運相連,而更受到全體華社的關注。所以,它的易名,既屬於校務,也屬於華社。沒有所謂的內外之分。它即使不必取得華社的「全民投票」,也必須不能引發爭議,而立於輿論的制高點。何況它從董事部通過,到向教育部申請易名等過程,從未「驚動」華社。若不是副教長魏家祥在遠離首邦鎮的甲洞的一個不相關場合中「口露玄機」,道出子文華小改名工作正在教育部處理中,報端翌日予以報導,大家都還蒙在鼓裡呢。

第四,易名之爭是否為敵我矛盾。子文易名風波僥倖因當事人與相關組織臨崖勒馬,迅速解決,並進一步揭示華教問題的複雜性,無形中給大家上了一課。但它也引起了捐獻人的戒心。雖說華教不分貴賤,但在華校撥建機制不明的今天,它仍需華社所有成員,包括達官貴人和販夫走卒來共襄義舉。子文的易名,其實也是以教室、禮堂等硬體命名作為捐獻獎勵手段的延伸。日後華社或華教的籌款仍不走不出冠名等這類「庸俗」手段。如果子文風波沒有全面和良好的開解,爭辯雙方的矛盾沒有明確釋然,也會產生不良的後果。

所以子文風波,看似「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干卿何事,事實上卻漪波漣漣,後續接踵。華教是華社共同關心的禁臠,也是華社不同立場者的競逐場。子文風波揭示政客的不慎言談和跳樑小丑,也喚回我們對先賢貢獻的重新記憶。

子文,你這一課來得合時。我們應該永記你的教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