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廢內安法 兵行險著

如今,五大法例(廢除內安法令、報章准証不必每年更新、檢討警察法令、全面解除緊急狀態、檢討限制居留法令)的廢除與檢討一開閘,就變成了議題中的議題。執政團隊不僅需要與反對黨陣線繼續過招,還得與本身的保守派角力。這像過河卒子,是有去無回、勇往直前的抉擇。

所以,傳媒界雖為首相沒有將五大法例之廢除與檢討分五次來公佈,以收五次封面頭條報導的五倍宣傳效應而婉惜,實則上卻應該為避免了五次宣佈也可能五次爭論,搞得社會吵翻天而額首稱慶。

五大法例褒貶存廢之辯論,禍福難料。但首相已經破釜沉舟,跟他推出「一個大馬」、政府與經濟的轉型計劃等一系列的新政一樣,是大勢所趨,別無選擇。因為,全球化、城市化、資訊化改變了人民思想,促使政治板塊尤其是馬來選民意向的移動。所以,與其說各種政治鬥爭製造馬來社會的分裂,不如說馬來社會已經從一元化進化為多元化、複雜化、理性化。納吉新政以及阿都拉「未就全功」的隱約工程,都是應對新時代的新訴求而提出來的。阿都拉在2004年大選橫掃國會90%以上的議席,正是他的改革承諾和新政治畫面吸引了選民;而四年之級的308政治海嘯兵敗山倒正因為他的政改承諾無法實踐。

阿都拉的窘境,變成了納吉的一面鏡子。只要借鑑得宜,納吉就會迎春接福,成大馬大治的明君。他們面對同一個問題:他們都繼承了國陣與巫統的權力架構,但在登極之後,又必須重組這個權力架構,來迎擊前所未有的挑戰。於是當他們提出有別於「祖制」中的新政,就會傷害曾經支持他們的舊基層和保守勢力。更可惜的是,納吉和阿都拉都沒有通過公開辯論,從下而上地在人民與黨之中贏取基層支持來抗衡保守派的攻訐,而是選用首相或巫統主席的權柄,由上而下去推壓新政。

馬哈迪也推行過「新政」。他在限制馬來統治者權力的修憲行動中就是通過全國各地走透透,在群眾大會上取得馬來民眾的理解與支持,才改變了馬來社會的原有思維,默認了他的推動,才因此改革了「祖制」。

這五大法例是馬來社會視為抗衛民族權利的保障。儘管反對黨已將這些法例解釋為執政黨排除異己以延續其統治的工具,但在城市化、多元化、資訊化之下的馬來社會,城鄉有分、貴賤有別、貧富有級,爭辯也只充其量做到公說公理、見仁見智的程度。這五大法例因為缺乏有效的講解和分析,一旦被搧動起來,必又在馬來民間吵得面紅耳赤,半壁江山,不分勝負──也就是一些政客所形容的「造成馬來社會的分裂」。這一切都必會造成新政推行的阻力。

馬來西亞首相雖然經過全國大選、各族人民的檢驗,但他們的權力是來自巫統的賦予。只有巫統的全國主席而當然地成為國陣主席,才能在國陣贏得大選之後擔任首相。所以,首相新政必須回到巫統以及馬來民間的論壇上,就像棋盤上,「將了軍」,checkmate,才全盤皆贏,沒有後患。

五大法例往後會如何,大選會否十一月就舉行,沒有看清馬來政治和巫統的大比拼,談什麼都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