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壩羅會議」燃起黃花崗火苗?

鄭螺生在他撰寫的《華僑革命之前因後果》記述了怡保同盟會的內憂外患,和萬難中如何協助完成革命的經過。

他最引以為榮的是當「庇能會議」一波三折、籌款困頓、同志沮喪時,他在決醒園舉行了一次庇能「延續會議」,促成了黃花崗起義。

黃花崗起義的概念出於黃興,卻由蚻居檳城的孫中山召集商議。可是,會議並不順利:第一是多日冗長商談之後的勸籌反應不佳,認捐很不理想,離預訂的十萬元目標太遠。第二是,敵對的保皇派向殖民政府告發,導致當局因擔心開罪清廷而插手干預,會議中途解散。孫中山只得訓令另擇日期地點召開「延續會議」。一說他本身則被勸離檳城。

這個未戰先敗的會議,就是後來震古爍今的191011月之「庇能會議」。

黃興覺得不能守株待兔,找了鄧澤如,直往南部的芙蓉,然後折返吉隆坡、龍邦等城鄉北上,一路演講激勵士氣,現場籌錢,間接推展了孫氏指示的「延續會議」。最後在農曆十二月初二(19111月)抵達怡保,還帶來了沿途入隊的譚揚(芙蓉)、陸秋露(關丹)。

鄭螺生在本身的別墅決醒園召集全怡志士,包括李源水、李孝章、黃怡益、陳增坡、郭應章等開會。如果黃興的各地「延續會議」是無心插柳,那麼鄭螺生這場「延續會議」卻有備而來,載入他的遺作。黃興的慷慨致詞,感動眾人,連同鄭、李等的家人眷屬都踴躍輸捐。雖然一樣沒法達標,但鄭李等人再許諾,另行作公眾募捐,然後匯往香港。

怡保同盟會諸公後來根據此次會議的精神,向州內各地募捐款。並因此產生宣傳效果還感召到捐命的志士。黃花崗殉難的眾烈士如余東雄、郭繼枚、溫生財等的毛遂自薦,不是理所當然的。

由於這次會議成果豐碩,與會十一個人興致勃勃地在決醒園合照(圖一)。圖片被誌為「三二九黃花崗起義預備會議之後而攝」,卻造成了今天因為遺漏或錯過了壩羅這場會議而產生迷惑,許多研究者紛紛提出自己的臆斷。

爭論一,照片攝於何處:芙蓉、檳城還是新加坡?第二是它如何與黃花崗起義有關?第三是為何黃興會出現而孫中山卻缺席?

也許是「庇能會議」深人民心,潛意識地將它等同於「黃花崗起義預備會議」,而忽略了庇能會議功敗垂成,以致黃興需要巡馬籌錢,以及鄭螺生舉行那場推波助瀾的會議。

雖然之後第三天(十二月初四)黃興還到怡保文明閣繼續演講募款,但千帆過盡,怡保已經是他的最後一站。所以,今天給決醒園冠以「壩羅會議」之名雖無學術理據,但就其重要性和時代色彩,以及「壩羅」兩字的宏音與霸氣,或有提壼灌頂,震聾發隤,重新省思之效。

所以,「三二九黃花崗起義預備會議」應該是一個母體概念。之下的庇能會議,作為孫中山親自主持並具有制定政策和精神指導義,是最重要策源會議;而壩羅會議則是圓滿促成武裝起義的關鍵會議,光輝不滅;其他各地的會議,星光閃爍,也居功不小。

霹靂人有還原先人功績的心願,是可以理解的。甚至當年志士之一的李源水的後裔也加入了梳理歷史行列。

1115日,接到怡保友人劉道南之通知,驅車遠達怡保,參與鄭螺生、李源水兩家後人的相聚會。原來,定居新加坡的李源水外玄孫女陳素明想要寫論文「霹靂對辛亥革命的貢獻」,而說動母親許順心(李源水曾外孫女)率領家人回怡探友。

陳素明因為出席了新加坡的辛亥革命百年研討會,深感當年歷史的偉大。尤其是身為革命人士的後代,以及辛亥史相對薄弱的霹靂,她更覺責無旁貸。回來見了鄭螺生孫女三姐妹鄭瑞華、鄭碧華、鄭素華之後,卻發覺資料散落,收集不易。

儘管如此,鄭家的珍藏已是霹州孫史的重要線索。她們在過去二三十年間,受過許多港、台、日等外國學者、記者的來訪,也借出了照片、檔案。可惜大都是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從此消失。

至於僅存的這些,後來刊載報端也曾造成震撼。最明顯的是,2000年晚晴園馮仲漢得到胡萬鐸(原件為鄭家收藏)的「革命伴侶」陳萃芬遺照,登於《聯合早報》,進而解開了中、台等地一些學人有關孫中山身邊一個不知名女人的身份之迷。有者甚至在之前還把此照中的陳萃芬當作是孫氏原配盧慕貞呢。

席間還討論了一張孫中山的群體照(圖二)。圖見孫氏居中而坐,其右明顯是怡保開疆名臣的姚德勝,其左那位很像鄭螺生,汪精衛站在後面右起第五位。此照於港、台、新等地博物館或紀念館都有懸掛,拍攝地點卻各自表述,沒有統一。但都只說是新加坡或檳城,不曾提過怡保。

孫中山不曾留下馬來亞的照片。如果日後取得更多佐証,那麼孫氏在大馬唯一的直接文物,竟是他在怡保的留照呢!

青山不老,綠水長存。孫中山的遺跡縱使難覓,總會在有志者的努力中,像寶藏露角地被掘出。霹靂人好自為之。

圖片說明:鄭、李兩家後人聚會。左起為鄭螺生孫女鄭素華、碧華、瑞華;起為李源水玄外孫女陳素明及曾外孫女許順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