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伊斯蘭黨,黨爭?論爭?

這些人以土耳其總理厄爾多安作思想指導,以便在大馬也實現伊斯蘭教的現代化。所以也被人稱為伊黨內的「厄爾多安派」,以區隔於保守派和親巫統派。他們的加入就有借伊黨作為發揮理想的平台,而且蟄伏多年,韜光養晦,在今年才在伊黨的中央選舉贏取了進展,贏得大部份要職,得以主導黨的路線走向,並且面對屆臨的大選,整裝待發。

保守派失守於黨選,自然產生了失去大選上陣資格的擔憂。於是大選跫音迫近之際,步步進迫,就在此時斥責厄爾多安派:典當伊斯蘭教的祖業,違反伊黨的宗旨,為取勝大選而背叛傳統。

其實,伊黨論戰本來就避無可避。因為大家取向思維及治國理念都截然不同,儘管雙方都滲有機會主義或投降派,偶爾變節投機,倒到對方派別去。但是說它是黨爭不如當它是論戰。因為它以理論政綱為主軸,人事爭奪為副線,而且雙方並非涇渭分明的陣營,有別於一般的政黨黨選,只是黨職利益之爭。

厄派的崛起應該從Erdogan厄爾多安在2003年取勝於土耳其大選,登上總理大位說起。厄氏今已連勝三屆大選,土耳其也大有「伊斯蘭新大哥」之勢,尤其是原本的大哥埃及已因茉莉花革命、二次革命、黨派纏鬥變得面目全非。民聯馬來領袖或因阿拉伯國家事態發展而見獵心喜。但是晏子亦曰:「淮南的甜橘子移種淮北都會變成酸枳子,齊國的君子去了楚國也會變賊子」,厄爾多安路線如何在大馬土地生根發芽,乃嚴峻挑戰,絕非易事。

土耳其自古代起本屬歐洲文明地域,是希臘文明、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以及基督教、東正教開花結果的腹地。即使後來被突厥族佔領和伊斯蘭勢力進駐,它仍保留濃厚的歐化影響。「國父」凱末爾上世紀初進行富國強民之策而現代化改革,土耳其更趨世俗化。所以,厄爾多安路線是有它現成的培育土壤,儘管厄爾多安總理本身的崛起也全賴其本身之堅持奮鬥和高瞻遠矚。

厄氏很明確的反錫安義、反共產、反猶太精神,使他推動現代派改革的同時卻不失宗教主義選民支持。他早期是伊斯蘭救世黨黨要,後來因改革思想加入福利黨。2001年自己成立公正發展黨,並以此資淺政黨在兩年後一舉贏得大選,成為全國最大黨,至此連勝三屆。

正當伊斯蘭飽受欺壓,希冀復興之際,厄爾多安的「成功」提供了另類選擇。就像伊朗革命和科梅尼崛起使我們伊斯蘭黨激進化一樣,土耳其伊教的成功也激起了厄派得勢。

面對這個變化衝擊,黨必須公開辯論,以檢驗新路線的法統和正當性。尤其是伊斯蘭黨要棄置巫統的招攬,而在這個多元宗教、民族的國度執政掌權,它就必須調整舊有的政綱和宗教路線。如今若能從眼前的論戰取得充份的黨意基礎才去面對大選,就算日後大敗,伊黨也屬做足程序,責任清楚。

大馬政治正面臨大變革,種族與宗教問題不再是禁區,近年碰撞頻繁,相互探索。向來馬來人利益至上的巫統也違反了祖制,推出「一個馬來西亞」,號召改革。只不過,巫統的公開辯論欲言又止,黨員的挑戰或質疑也言詞閃縮,沒有苗頭。假如「一個大馬」以和為貴,普天同慶,而「厄爾多安」卻烽火連天,波折重重,是否意味著來屆大選國陣必勝,民聯大敗呢?

伊黨論戰,讓其黨基層反思,也讓黨外和非伊斯蘭社群對其審視,是國陣與民聯的非正式選戰,意義深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