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基督教「神功」威震大馬

一時間,基督教聲勢擴大了,五大宗教盡為其後盾。這個可能只忝居五教末席的弱勢宗教真該醒覺,原來一直妄自菲薄的他們,政府無心接柳之下,宣揚了基督教威,提振了教會實力,謝謝。

基督徒不必再自怨自艾。你們常受刁難,或是新建教堂難獲批准,或是彌撒都被迫在店屋內分多個樓層通過閉路電視來進行,但這一切都無所謂。因為在反基督教運動之下,你們反而「壯大」了。你會破涕為笑?還是哭笑不得?或是啼笑皆非?抑是悲憤莫名?

當然,基督教徒最想知道的仍是它到底實際上有多強大,有多大的感染力,誘導了多少個其他宗教的教徒。可惜,「百萬人反基督教誘人叛教大集會」除了說出本身有百萬示威之眾,卻說不出叛教者的簡單數字,就連內政部希山慕丁也說不出他屬下管轄的國民登記局有關人民改教的紀錄。所以,基督教只能空歡喜,他們的壯大,只是吹大的汽球,只戳一針,就洩了氣。就像白蓮教、義和團,人家真刀真槍,你就打回原形。

但是我們還是很有信心,基督教強大無比的神話仍將繼續。「百萬人反基督教大集會」在莎亞南之後都揚言要在各州各府陸續舉行,「基督教威脅研討會」在柔佛之後又怎能虎頭蛇尾,雷聲大雨點小,不擴大到其他州去呢?

基督教既然威脅如此嚴峻,就應該公開揭露,直面面對,不能猶抱琵琶,遮遮掩掩。否則一個基督教只佔人口9.2%的糾葛,就變成全國兩千八百萬人民的宗教鬥爭了。本來,勸導其他宗教的信徒皈於基督,或是基督徒皈於其他宗教,在五大宗教之間一向自由進出,魚雁往來,屢見不鮮。就算是基督教小魚吃大魚,最後把佛、道、興都、錫克、巴哈伊、日蓮正宗等都「吃進」其本教,也只屬於五大宗教或十小宗教的自家事,政府才懶得管。

而五大宗教至今也沒有有關本身宗教被蠶食鯨吞、被撬牆角,並因此而受到嚴峻威脅的投訴。所以,所謂的基督教威脅其實只限於它與政府的矛盾,而政府確有必要、也有責任、更有權力,以化解之。

首先,它必須讓基督教與官方就雙方的宗教在各項爭論點做出釐清。儘管官方宗教自視高人一等,不與彼等同輩論交,平起平坐,但不對話就不會有方案。當妄自尊大、單邊主義的「世界一哥」美國都最後迂尊降貴,與它的附庸小國的韓國在「二十國集團」中一起開會時,世界的貴賤尊卑都在消除,我們還能故步自封,夜郎自大?

第二,對話不僅應該蓋括基督教與官方宗教的兩千年來的恩怨情仇,也必須針對在大馬國內這兩個宗教的特定矛盾和衝突,包括基督教聖經的國文譯本的上帝稱為「阿拉」應該有一個定論。

第三,宗教平等、社會自由和思想多元化本不僅是世界進步的潮流,它還是手段和趨勢。順其者昌,逆其者亡,我們怎能在提倡轉型政策,迎接進步的同時,卻自己搗毀已見雛形的平等、自由與多元。這個彌足珍貴、舉世稱羨的遺產,我們為何自我捨棄?

基督宗教也是通過兩千多年的進化、調整、轉型,才從中世紀的神權至上、十八九世紀的種族主義和排他主義,蛻變成今天的世俗和自由。儘管它曾通過殘酷的殖民主義進行過廣泛的宣教,吸納了大量信徒,它其中一些教派也行事激進,但它與時俱進、破舊立新;並且毫無避諱,探討他教;並能容忍詆譭,就連《達文西密碼》式的各種小說、電影、學說、假想都能橫行無阻,通達全球。

如果基督教竟有神功,應該是這種自信與氣度。

既然要保護自己的宗教,就要認識他人的宗教。否則你會越是自我保護,越是自取滅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