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雪州水戰的背後玄機

Syabas作為股份公司, Puncak Niaga控制70%,雪州子公司控制15%,聯邦政府則控制其餘15%及持有決定權的「金股」。

雪州水務從此「專業化」,308海嘯卻動搖了這個平衡。Syabas在首席執行員丹斯里羅沙里依斯邁領導下,不太遵從州政府指令,並批評民聯雪州水務政策,尤其指雪州的免費水政策勞民傷財。它與上級的雪州政府開始鬥爭,日復一日。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不堪滋擾,多次表明要收回Syabas的輸水特許權,包括法律訴訟。但是大臣的訴訟還沒成形,Syabas已經連續起訴民聯兩位大員誹謗:一是大臣本身,案於去年底庭外和解;二是行動黨八打靈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潘氏五月份敗訴罸款20萬。為了償還罸款,潘氏 籌款10萬以補自己不敷之數,但是籌款反應熱烈,不及兩個就提早超額,達到15萬。

接著,Syabas有關耗資394000令吉的冷岳河第二濾水站最近又呈到議程來。Syabas基於「濾水站不敷應用」和雪隆將面對水荒,敦促佔三大股東之一的雪州政府認同興建。

雪州政府不肯「就範」,聲稱根本沒有水供短缺的問題,何需耗巨資再建濾水站。偏巧全球氣候升溫,印度、波蘭、烏克蘭等都熱死人;雪隆也乾旱到天怒人怨,正好配合Syabas的雪州必會缺水之預言,對雪隆多個地區實行制水。頓時民間嘩然,輿論沸騰,雪州民聯差點招架不住。

水斷沒幾天,老天這回給Syabas搗蛋連下幾天雨,各壩溢漲,民聯諸公遂往水壩視察,志得意滿:「Syabas胡說八道,那裡有缺水。」同時打鐵趁熱,發出連環反攻:大臣卡立要援引2005年特許合約(通過州政府的水務調節人行使權力),奪回Syabas權力,包括獨行獨斷地推拒60家廠家的工程申請;同時,大臣還宣稱要開除Syabas 的首席執行員,以每年節省510萬令吉。

雪州水供之爭暴露出馬哈迪當年私營化政策的龐大利益,以及執行上的各種紕漏。儘管民聯可能有許多一面之詞,甚而有兩次被起訴誹謗。但私營化的種種利益衝突若隱若現,假中帶真,包括民聯有關「持有母公司Puncak Naga 40%股權的丹斯里羅沙里卻在子公司Syabas支取月薪接近50萬令吉」的指責,以及私營化政策是否真的能改進政府事務而提高對人民服務的質量等各個事例,都教人難以信服。

雪州與聯邦因308海嘯而不復同一政黨執政,打破了馬哈迪「一統天下」的原有設想。代之而起的是因利益分享不均的對抗,這才是雪州水供之爭的遠因和原委。加上大選在即,雪州與直轄區整這片被民聯佔據的京畿之地,國陣誓志收復。所以,水供爭奪動作頻繁,鬥爭激烈,還有大選的因素。

只是雪州民聯如何能反制那份30年合約的緊箍咒,令人納罕。從它只能聲色俱厲,訴諸民粹,以及只因雨水漲滿了水壩就指沒有缺水之虞的表現,的確很難看出雪隆兩地水務的宏觀構想。Syabas的缺水論雖是借題發揮,卻不失為一份長遠隱憂的提醒。免費水雖然普受歡迎,但也會積重難返,非長久之計。

人民只想安心永久地使用水源。向Syabas叫陣以打擊國陣的手法,只能作政治宣傳。在私營化政策造成木已成舟、積重難返的現況,只有在中央、雪州與Syabas三方共同商討,擬出雪隆長治久安水供藍圖,才能確保人民的幸福。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水供可供政治操作,政治操作也可失去民心。不願為人民幸福而協商者,就讓人民用選票踢它出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