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8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沙巴皇委會」 背水一戰

經過了超過一代人的繁衍生育,進入沙巴的非法移民變公民已是無可逆轉,就連他們在沙巴出世的下一代也成了自然公民。所以,亞庇、山打根等市集與當地人營生、打工的數十萬名非我族類,早已融入沙巴的營銷、勞力和生活的系統,你中有我,不可分離。而這些合法化之後的外來移民(假如真有其事),一方面佔據了原有沙巴人的就業和商業機會,一方面沖淡了他們的政治影響力。這些合法了的「非法移民」也參與選出了今日的政府,決定了今日的政策。這些既成事實,積重難返,沒仇可報。此外,今天的非法移民該如何定義?非法者生出的「合法」後代,該定義成什麼?跨越三四十年的長期非法移民案,應該如何用入境年代作分類?而如此分類,公平嗎?

所以,在錯過了解決非法移民問題先機的今天才來成立皇委會,只能剪不斷,理還亂,綁手綁腳,左顧右盼。它很可能製造更多質疑,而皇委會的八點調查範圍也沒有提及以上各種疑團,恐怕也無法解決這些疑團。

沙巴有多少非法移民,無法統計。但沙巴的人口增長卻反映了其中玄機。1970年沙巴人口60萬餘,此後以大馬總人口的平均增速的2.5倍增至2010年的312萬,增長率是390%,平均每十年就增近一倍,是全球增速最快地區之一。但政府當局從不嚴肅重待這種匪夷所思的現象,更遑論對它作嚴正的辯解。

所以,沙巴不滿非法移民的群體逐漸滋長抗衡情緒,給反對政治提供了空間。而指責當局頒發身份証以換取非法移民的投票傾向,也就是所謂的「身份証計劃」(Project IC),成為沙巴民間的詬病。就連留守在國陣的幾個成員黨如沙巴團結黨、沙統等眾領袖,也向中央當局恫言,不徹查「身份証計劃」,休談大選。

有民怨就有機會,建制中的一些成員黨近年開始出現鬆動。多年前退出國陣的楊德利之沙巴進步黨,以及與兄長佐瑟拜林割蓆斷交的沙巴基金局前主席的傑菲里,都自詡為「沙巴主權」的維護者。上星期退出民統的該黨署理主席邦布遴、中央房屋及地方政府副部長的巫統籍政要拉津奧京,以及民統籍的上議員麥佐馬哈等,也都加盟民聯,高喊沙巴自治。這批人馬,三山五嶽,但如果議席分配談判順利,各黨各人得其所哉,那麼就會出現民聯以沙巴本土政黨打先鋒的氣勢,而如果又因此掀起連鎖效應,那麼國陣傳統上的「定期存款」(票倉)就可能動搖,進而影響其大選全局。

皇委會的成立就在這個風頭浪尖和風雲集會之上。上星期,反對黨聯盟爬頭,拉走一個個國陣沙巴要員;接著,皇委會應聲成立。調查非法移民湧入沙巴的課題,早已蒙上政治色彩。皇委會的調查期限六個月,如果沙巴國陣眾領袖的話還有促使首相考慮,那麼等完皇委會,大選就只有退到明年去。如此一再延宕,大選會受何影響?

此外,非法移民合法化,並非人人恨得咬牙切齒。至少敦馬就第一站出來大力捍衛,甚至因此蒙上「始作俑者」的罪責也在所不惜。而在他背後是大批巫統保守主義派,不同意成立皇委會者,大有人在。這個皇委會在強大壓力下,會調查出什麼結果?

首相與安華,國陣與民聯,對決在大選。而沙巴非法移民皇委會的調查報告,將是壓倒任何一方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們都必須背水一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