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稀土廢料,是走還是留?

留與不留,真像足我們五十年代的華語標點符號的課文。話說一位書生走投無路,探訪老友。老友招待一餐之後,就想打發書生,卻遇上一場雨。滯留的書生心想:「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於是依此心思寫了「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十個字,給老友去標點符號,以便憑著老友標出的字據,賴死不走。老友卻順勢接過紙條,迅速標成「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叫他走。

據說,這十個字總共可作出七種不同的標點法。但我們關丹稀土廢料的命運卻只能有一種。而儘管如此,卻因沒有果斷地一鎚定音,朝野之間,國陣之內,你一言,我一語,針對廢料的處置、毒性、輸出等各種異議,人言人殊,提出的應對「絕招」卻絕對超過七種。

最先是說稀土的殘渣是無毒的,連原子能執照局都發出生產准証,後來更說殘渣可以稀化至安全的的水平,甚至可以製造成各類副成品,包括肥料。此兩說雖有不同,但都能以不危害人類為理由而免掉興建廢料儲藏槽的工程。

可是反稀土運動排山倒海,整個輿論又傾向於反稀土運動的「有毒論」,於是就有將廢料運回澳洲之說。既然原產於澳洲的稀土都要跋山涉水,老遠跑到馬來西亞來提煉,怎能又將提練之後更濃更厚的廢料運回澳洲去「自殘」呢?澳洲義正詞嚴,出了國的稀土不准回澳。

接著,我們與稀土加工生產有關的四位部長進行解套,發表聯合聲明,不管去那裡,廢料必須出國。不過,四部長之一的科學工藝及創新部長拿督麥西慕博士在另一頭又說,廢料副產品不屬於危險物品,可以在大馬出售。甚至有關方面將貼標簽,鑑定該產品的無危害性。既然如此安全,這無毒無害的稀土廢料必定炙手可熱,又何需在留與去之間,鬧到雞犬不寧。

最後,各種論述都安撫不了輿論。內閣再出招,四位部長將幾天之前的「廢料必須出國」的聲明重新再發,萊納斯應該就範了吧。但是,爭抝既然可以經年不息,誰都不敢保証往後的半路上,不會殺出程咬金。新招之後還有新招,萊納斯最後亮出什麼致勝武器,只有打到最後,才知分曉。

一間建廠耗資7億,每年營業額50億的龐大生意,卻因為稀土的毒與不毒無法取得保証,以及廢料的留與不留左搖右擺,而形成群眾性的信心不足。這是否弄巧成拙?

舊課本中還有一則標點符號教材。話說一家兼營美酒與醬料商號在店前高懸其經營理念:「做酒剛剛好,做醋做得酸」。頑童深夜把其逗號移下兩個字,變成:「做酒剛剛好做醋,做得酸」。

我們的稀土加工是不是將酒做成了醋?如果搞不妥這單投資,違反了我們對萊納斯所簽下的龐大金額的合約,我們是不是要賠本大出血?國際社會不肯為我們輸出國門的稀土廢料埋單,是不是要淪為大馬人民來頂債?這些都是我們應該深思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