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巫統的競選與禁選

至於當下巫統兩大高職禁選在他當家時都已提過,卻從未進入黨章。或許唯其如此,他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給黨選提三道四,見縫插針,他也因此永遠當他的「太上領袖」,比安華的「實權領袖」還要過癮。
禁選與競選之間,即矛盾又並存,的確只有馬哈迪如此英明神武的智慧領袖才能想出、實踐,並將它解決。只可惜,老馬話到唇邊留半句,他沒有詳細解釋巫統基層的「競選」與最高兩個位子「禁選」如何能「從矛盾中取得統一」,就如毛澤東的「矛盾論」在七八十年之後的中國,誨莫如深,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如果最高的兩個位子不應該被挑戰,那麼兩位尊貴的大人除了自動下台,就不可能有「長江後浪推前浪」,而只有「後浪死在沙灘上」。
什麼機制能令這兩個位子換人呢。看來還得靠巫統的慣常老戲碼:內部談判?群雄逼宮?陰謀算計?陽謀耕耘?這些巫統式的換位手段才是最先進的政治民主的最公正的詮釋,而堪當世界最民主的典範,否則巫統如何久經67年歷史,而三百萬黨員和十四萬張中央選舉票又如何心服口服?何況,巫統歷經黨主席的6次輪替,從拿督翁惹化、東姑阿都拉曼、敦拉薩、敦胡申翁、老馬、敦阿都拉到納吉,都不是在黨選正面對決中圓滿過渡而成功接位的。那些想要通過選舉來更換巫統主席或晉級首相者,都是「不顧民族、只求私慾、失德缺義、痴心枉想的野心家」。他們是不會成功的。
所以,儘管坊間盛傳副揆慕尤丁、內政部長阿末扎希等人要組織挑戰團隊;也有說首相納吉已經部署應對之策,兵來將擋,水來土淹;還有巫統總秘書東姑安南、內閣新貴凱里呼吁「禁選」;或是森州巫統和敗陣的前高教部長賽夫丁喊話應該「競選」,都不及馬哈迪一個人「即禁選,又競選」的一諾千金,一鎚定音。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呼風喚雨的馬哈迪也有剋星。至少與他同資同輩,但一直錯失首相大位的十屆國會議員東姑拉沙里就大可我行我素。
這位1987年只以43票之差敗於馬哈迪的當年強人最近動作頻頻,接見了砂沙國陣十多位不滿正副部長職分配不勻的議員。據悉,雙方互動良好,如何影響巫統選尚無法確定。但肯定的是馬哈迪的「禁選令」對東姑拉沙里沒有效用,因為26年前飲恨而無緣大位,仍是東姑拉沙里有覺公道不足、正義有欠的遺憾。而其政敵正馬哈迪。
如果拉沙里此時能一針見血提出巫統的積弱,和下屆大選重振巫統雄風之法,以及重拾馬來人當家作主、重做大馬主流民族的信心,他必可凝聚巫統零散的反對派,或者與不服「禁選令」的當權領袖,以挑戰馬哈迪與納吉的結盟。那麼巫統可能就會有一場翻天覆地的選戰。
五月五大選雖然讓巫統收復一部分失地,但它給馬來基層帶來的震盪卻大於三零八。禁選或是競選,恐怕還不是馬哈迪說了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