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75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陳平歷史定位再挑起

因為,拉欣諾是「合艾和談」的主角,是馬、泰、三方談判的我國政府首席代表,也是最了解和約條款細節的人士之一。儘管陳平生前為了追討他堅持在「合艾和約」中擁有回居大馬的權益而在法庭興訟並且敗訴,但大馬一大部分社群對此是另有判斷的。拉掀諾始終沒置一言。然而陳平死後連骨灰都不許入境,以致邊境關卡受令警戒把關,則連拉欣諾也啼笑皆非到要為陳平抱不平了。
 
合艾和約之後,馬共解甲歸田,大多住在泰國政府在馬泰邊境建立的安置村。但當中已有不少當年的戰士以護照過邊關,回馬探親友。其中馬共要員拉昔邁汀和主席阿都拉CD都高調回國,尤其是阿都拉CD,他不僅與前副首相嘉化峇多次會面,還得到覲見霹靂州蘇丹,規格相當高。
 
陳平為何會有別於其他馬共成員的待遇,政府並沒有明文解釋,只口頭指出陳平必須承擔戰鬥中政府軍蒙受的慘烈傷亡代價。這個看法也普遍得到馬來社會認同,尤其是死難軍人家屬。他們對馬共深惡痛絕,並集中針對陳平。至於馬共在大馬獨立的積極角色和它如何推演到今天的格局,已容不得其他學術論述,也不許其他觀點提說。馬共與陳平也因此成了大馬建國中的罪人、叛國者和永遠的恐怖分子。歷史既然由勝利者來寫,失敗者當然無權置喙。
 
世界上有許多因政見和主義分歧而產生的內戰,比如中國國共內戰,美國的南北戰爭,五六十年代的越戰。這幾場戰爭的規模和代價以及死傷人數,是我們政府軍與馬共對戰的傷亡代價所遠不可比的。
 
當然,同樣也是由勝利的一方寫下歷史,有關這些戰爭的對錯和罪責可能也有偏頗。但是,他們在戰爭結束之後的敗方卻大都秉持人道、寬容和接受的立場。美國南北戰爭死難兵員很多是南北合葬的,阿靈頓公墓中都葬有南北軍隊的國家英雄;中國國共內戰雖然至今仍未全面和解,但都在歷史看法上接受了對方;越戰更是在南北統一之後,很快融成單一民族,統一全國意識。
 
我們對馬共的戰鬥結束了近四十年,和約也簽了二十多年,卻竟然還留著一個無法切斷的尾巴,像幽魂般來糾纏。其實,獨立前的馬來亞土地上混沌一片,對於未來,大家都在摸索。那些年,建國就是我們一起追求的理想。可惜摸索中,大家選擇不同的政治主義,更因不同的道路而產生了血腥的武裝衝突,造成了雙方慘重的傷亡。陳平和馬共為此付出更大的代價。合艾合約的簽署,其實標誌著他們承認了現狀,和接受了誰勝誰敗的命運。陳平最後連活著回來的希望都落空了。
 
評價馬共這段歷史,應該訴諸以學術,不能再用情緒操弄。恐怖分子的謂稱還恰當嗎?而即使當恐怖分子論,難道也可分為不許回葬祖國和可以回葬祖國(如印尼伏法的回教恐怖分子諾丁莫哈末和阿札哈里)的嗎?如果連簽下的和約都要反悔,我們還有信諾,還能有法治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