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95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振林山───震山撼林,帶動選情

  
 
                                               各方豪強爭奪振林山
 
當振林山還被以為是彎夷之邦、化為之地時,國陣與民聯雙方各自陣營的候選權爭奪戰早在三四年前就悄然激烈展開。
 
原任並連續兩屆(0408年)拿下振林山選區的曾亞英,雖無赫赫名聲,但勝在兩度守土有功,和藹可親,受民愛戴,甚至在2010年內閣改組時一度成為填補副部長空缺的人選。所以她重作馮婦,上陣迎敵,本應眾望所歸。但是,也因2010年的副部長之爭,曾亞英與馬華總會長蔡細歷的滋生裂痕(此副部長之位後來由蔡會長之子蔡智勇擔任),使她後來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振林山的國陣(馬華)候選人之位很快被活躍竄起的馬華當地人兼該區馬華區會主席張秀福所取代。
 
從此以後,張秀福極積經營、躍躍欲試,取曾亞英而代之的形勢日漸明朗,而馬華中央與振林山地方樁腳代理戰也浮出水面。與此同時,民聯的公正黨柔佛州主席蔡銳明也相中此區,欲以這個華人略多的多元混合選區(華裔52.52%、巫裔34.70%、印裔與其他12.77%)作其捲土重來的踏腳石(注二)。誰知士姑來的當屆州議員,行動黨籍的巫程豪也以他有在任者的優勢,要毛遂自薦為民聯取下振林山。
 
地方強人的候選爭奪戰,就因為大選跫音頻頻虛傳,而足足打了兩年多,糾纏不清。就在國州議會5年任期很快就消耗殆盡之時,2013322日,行動黨顧問林吉祥在民聯共主的安華宣佈下,突然成了民聯在振林山的候選人。    
  
注二:蔡銳明原本的政治基地是他在國陣時期連任5屆的國會選區峇吉里(編號P145)。由於馬華內鬥,蔡氏2008年無緣上陣,而行動黨正好贏得此區,造成後來加入公正黨的蔡氏,基於民聯協議,無法再於峇吉里競選。
 
 
                                            林吉祥拋出轟天雷                                 
林吉祥這一動作,平地一聲雷,連消帶打,一舉數得。一、他給本身的民聯陣營內蔡、巫兩人喋喋不休的內爭,以及民聯在柔佛的26國和56州的議席談判僵局,一鎚定音噤了聲;二、他讓本來氣定神閒的國陣陣營措手不及,回不過神,亂了陣腳;三、振林山選民結構雖然向來都有利國陣,但華裔仍稍佔多數,若以林吉祥如此名宿來戰,或可激起華人票,「僥倖」低空飛過,取得勝利;四、林吉祥以72歲的耆老,不守他十拿九穩的原區怡保東,卻迢迢千里遠征陌生的振林山,這份老將掛師的氣概,不僅利於振林山,還能帶動振林山之外的民聯士氣,甚至有利於全國整體戰局;五、民聯矢志進取中央,但要在308海嘯(2008年)斬獲82議席的相關州屬內進一步贏取超過30席,來取得國會半數(111席)以上的席位來執政,空間不大。民聯唯有深入「國陣定期存款州」(即柔佛、砂拉越、沙巴、彭亨),在這496國席(民聯在08年只贏得其中的5席)積極攻打尚未贏得的91席,才有一線希望。而林吉祥移師振林山,就是誓取「定存州」置之死地而後生和釜底抽薪的堅決表態。
 
林吉祥這一招,環環相扣,機關算盡,國陣甚感頭疼,驟然間不知如何應對。張秀福儘管自認可以「地頭蛇打死過江龍」,但國陣上頭皆認為他份量太輕,敵不過林吉祥。於是陣前換將之議就提出台面,然而環顧四周,似乎也沒有其他馬華戰將,堪當此任。勉強一拼的,同時也是林吉祥公開點名挑戰的,就是總會長蔡細歷。但是,不僅是蔡細歷沒有迎戰的欲願,就連國陣也認為,蔡細歷一樣沒有勝算。
 
                                                 得來全不費功夫
 
張秀福不足磅,蔡細歷不濟事,作為柔州新行政中心所在地的振林山竟然無人能無守城退敵,偌大的國陣顏面何在?偏偏世上就有「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正當「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45 柔佛州務大臣阿都干尼奧斯曼(以下簡稱干尼)竟然迂迴婉約地說了「如果沒人打,我來也無妨」的無奈之話。
 
干尼擔任了4 屆大選共17年的州務大臣,但卻遲遲未知他今屆大選的命運,更未獲通知他將在那個國席或州席上陣。從干尼的發言姿態可以解讀,他已預料到無緣上陣本屆大選才開腔探溫,希望引起輿論關注。沒想到這位應該被除名的老將,這一無奈動作卻登時驚醒了上層,自問何以捨近求遠,沒有「珍惜眼前人」?最後國陣戰情指揮部(The BN War room)反履詳加研究,幾乎一致裁定:這就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對付林吉祥的最佳人選。因為:
 
一、干尼蟬聯柔州大臣17年,正值柔佛多項硬體工程積極推進和經濟起飛期,「福懌子民」,柔州人不論種族、年齡、階級對他應該存有好感。
二、、干尼一貫溫和中庸,不過不失,深受各族人民熟悉。假如根據馬來選民必投國陣來計算(略超過30% ,而華印選民只要有四成支持(略超過20% ),干尼是可以順利過關的。
三、努沙再也乃干尼當職期間建成的。區內選民必會視他為這項偉大工程的偉大功臣,尤其是為數不少的公務員選民。這一大區塊選民應該投國陣票。
 
此外,本來「冷若冰霜」的柔州巫統也一改常態,積極支持上頭決定:因為干尼在振林山不論勝選或敗北,於公於私對柔州巫統各個派系都有利。干尼如果打垮林吉祥,解決掉這個巫統深惡痛絕的「大魔頭」,必能團結內部,國陣與巫統人心大快;干尼如果被林吉祥打敗,柔佛從此再無干尼這號人物,各個反干尼派系更加高枕無憂。如此「異」床「同」夢,上下同心,目標一致,干尼就因林吉祥「犯境」,而從為眾所棄的邊緣人變成眾所共舉的大英雄。干尼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馬來劍與火箭大伙併
 
2013415日,國陣宣佈干尼代表出戰,一場兩年多來看似馬華張秀福對壘公正黨蔡銳明的戰役,幾經轉折,變 成巫統對壘行動黨。而這兩個經常隔空喊話、互相口誅筆伐,卻又迴避遭遇戰的「馬來黨」與「華人黨」,就這樣展開它們有史以來的首場主要對決,而且一開打就是王牌肉搏。
 
國陣的宣佈,傾斜了原本的選情形勢,原本信心滿滿、咄咄逼人的林吉祥變成處於劣勢。驟然間,林吉祥也從猛龍過江變成不安本份、棄守本區、自找麻煩、自取其辱的代名詞。振林山坊間開始傳出巫統各種撒手鐧,有者說當局要「炸下」八千萬令吉,通過賭盤、撫卹選民、宣傳、大吃會、買票等,來扭轉選民意向。如果開出的選票仍然微差落後,還可動用軍票的「配給」來幫補干尼加過關。總之,一幅非將林吉祥葬身於振林山不可的氣勢。
 
這時的蔡銳明應該感到慶幸。因為當初若非林吉祥宣佈移師振林山,迫得蔡氏準備了兩年的選區像煮熟鴨子般飛走而需拂袖離去,「閉關」多日不見人,蔡氏也不會因此換到較易取勝的昔加末。因禍得福,但又沒有後福。因為大選最後成績,蔡銳明竟然備受看好之下,以 1,217張多數票輸了昔加末。但這已是後話。
 
此時距離競選提名的420日只剩5天,泰山之勢,毫無轉圜餘地,林吉祥頂著千鈞重擔,壓力不可言喻。但是此役攸關民聯全局,林吉祥不可只顧私己,臨陣退縮。何況當初也因為年過七旬,歲月無情,才會趁此民心思變、政權有望的千載難逢之機選擇振林山,自願充當進軍布城的急先鋒,以取民聯第一功。儘管如今局勢突變,但不留守危地險中求勝,難道還有安全之地可以退守嗎?所以,他只能強作鎮定,以他過去幾翻風雨和四度敗選(注三)都不怕之態,聲明「輸就輸,死就死,有什麼好怕,又不是沒輸過」,誓言留守振林山。
 
而等著林吉祥的,正是「將林吉祥埋葬在振林山」的國陣宣傳主調。425日副首相慕尤丁向新山中區市議會大禮堂的會眾發出吼聲:要將「入侵」柔佛的林吉祥和沙拉胡丁阿育(兼攻埔萊國席和努沙再也州席)葬身於此。
 
注三:林吉祥參加的大選中,勝利的國席是69年及74年在馬六甲市區,78年在八打靈區,82年在馬六甲市區,86年、90年及95年在丹絨區, 04年及08年在怡保東區。失敗的是99年在升旗山國席,以及68年在沙登州區補選,82年在馬六甲怡力州區,95年在丹絨武雅州區。
 
                                        萬人講座的絕地反攻
 
面對國陣的「財雄勢大」,民聯只能還以「人多勢眾」。而且民聯(尤其是行動黨)原本戰略就是「以振林山配合全柔,亦步亦趨,互相呼應」。所以,林吉祥宣佈攻打振林山之後,行動多位當屆國會議員陸續移師南下,包括檳城升旗山的劉鎮東攻打居鑾、雪州沙登的張念群攻打古來。加上原本的峇吉里的原本議員余德華,全柔各地冒起的14個州選區的新銳年輕候選人,以及內定民聯柔州大臣的沙拉胡丁阿育帶領下回教黨大軍和公正黨團隊,各地聯成一氣,互相支援。
 
提名才完成,民聯各場 大、中、小型政治講座已經舖天蓋地,密集展開。林吉祥本人、安華、哈迪阿旺、聶阿茲、林冠英、拉菲茲等一眾民聯領袖們採用交叉易地的方式,亮相於各個地區,製造「群星璀璨效應」,激起群眾熱情。加上面子書、手機短訊等電子媒體的推波助瀾,激情快速擴大至全國各大城區。尤其是進入競選期的第二週,隆靈、巴生河流域、檳城、怡保、芙蓉以及砂沙兩州都出現了數萬觀眾的超人氣群眾大會。
 
振林山及毗連的新山、古來、埔萊及地不佬等6個「新山大都會」國會選區,也出現了柔佛數十年來從未有過的政治講座熱潮。如此一浪接一浪,人數一場多過一場。430日一個晚上同時舉行3場巨型講座:士姑來五福城停車場(振林山區)、拉慶體育場停車場(新山區)和巴西布爹西雅格6路(巴西古當區)。這3場講座吸引了超過12萬人。52日,有「隨身碟之父」之譽的潘健成特別到古來,以台灣政黨輪替為例來鼓動,又是一支強心針注人萬千選民中。
 
相對之下,振林山國陣非常靜態。除了小型的百名觀眾講座,候選人只在早市夜市與販商和逛街者握手拜票。國陣競選團隊解窘說:馬來區的競選方式與華人不同。不過,慕尤丁一週前的生葬林吉祥的豪言壯語,已隨著他在振林山的驚鴻一瞥,呼嘯一聲,隨風而去,了無蹤跡。        
                           
干尼完全掌控不到振林山巫統區部。區部婦女組的主席早已去麥加朝聖;區部主席因無法在努沙再也州席尋求蟬聯,而與代他上陣的區部署理主席再尼阿布巴卡鬧翻,不協助競選;巫青區團團長更是不見蹤影。干尼孤家寡人,此時所受到的冷待比林吉祥早前被馬來選民驅逐和咒罵,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他唯有單獨行動。52日他竟然在只有兒子和菲裔兒媳婦陪同下,隨著每天往返新加坡的打工仔去搭巴士,以便「體驗柔南勞工舟車勞動之苦」。干尼有所不知,過境去新加坡的打工一族所埋怨的,是新山提供不到工作(待遇)多過於天天搭車之苦。要不然,本屆大選也不會有成千上萬的大馬勞工特從新加坡回來投下憤怒一票。干尼此行效果未見,反對黨卻指責他越境國外(到新加坡)競選,違反條例。
 
                                                  選後國陣自我批判
 
國陣選戰指揮部的普通職員選後檢討承認高估了干尼的影響力,並發現干尼除了每天在那裡上班,卻沒有參與該地巫統的活動。而選戰指揮部又想當然爾,認定區部情況全在領袖們的掌握中,未就問題細節向區部基層求証或詢問。
 
根據英文網站Malaysian Insider的報導,指揮部職員們解剖說:基層傳來太多報告卻沒有通盤分析,因為各個部門嚴守機密而不肯互相協調。同時,陣前易將是嚴重錯誤。大家只因林吉祥叫陣和馬華驚慌失措而集中到更換候選人的問題上,自墮陷阱,誤入歧途。事後卻發現張秀福在地方上部署多年,他在地方上的華、巫、印各族群的關係比許多國陣領袖更密切。
 
他們甚至同意,振林山選情帶動了行動黨各州各地的靈活應變,而國陣指揮部嚴重脫節,根本沒有發現危機,更遑論去應對這個大變化。
 
前任財政部長達因再努丁也認為國陣輸在戰略錯誤、內部傾軋和資源錯配,以及選戰指揮部跟不上選情的推演。
 
國陣看似對大選進行全方位的檢討,巫統諸公也對選戰指揮室及首相的智囊團作了無情的鞭撻。但是這些純屬戰術優劣對錯的檢討,反映出國陣只想避開華社的核心訴求和對公正平等的合理願望。他們停留在戰術技巧,只以膚淺表面看待華社,並以為發放零碎的利益就可以「滿足」華社,並奢望知恩圖報。所以選舉成績出來之後,他們怪罪華社忘恩負義,質問「Apa lagi  Cina mau?」,甚而將城市選民和年輕選民不滿執政集團的貪腐、濫權以及無法解決通脹、等一切無關種族的問題,都曲解為「華人大海嘯」。這也反映出國陣若非誤讀選情,就是掩耳盗鈴,不肯詳讀民情。
 
所以,當振林山民意大轉變已經昭然若揭,國陣始終不動如山,視而無睹。就以首相429日宣佈批准興建寬中第二分校及30日訪問南方學院為例,看似親近華社,其實華而不實。因為批准增建分院,但建校的錢仍需華社籌(新山華社扛著五間寬小、兩間寬中,早已不勝負荷);至於親訪南院則鬧出兩位擔任禮儀小姐的女生被首相訪問團人員非禮事件,更進一步激怒華社。而臨投票前數天旋風式遊訪各州,連續給檳城協和、亞羅士打吉華等國中批准增建分校,又給檳城韓江學院、加影新紀元學院升格大學。這些招 數與前幾例如出一轍,有口惠而實不至,掀不起「感激涕零,送上選票」的風潮。
 
外邊形勢吃緊之餘,馬華內部又暗流湧動。向巫統拱手讓出三個國席(振林山、旺莎瑪朱、關丹)所引起的憤懣在振林山發酵,基層對蔡細歷的領導極其不滿。張秀福先是率兩三百人抗議,後來儘管受到安撫,但助選站台演講時都毫不隱暪心中疙瘩。而更複雜的是前總會長黃家定及其他派系也攪入其中。53日,早已消聲匿跡的曾亞英出台亮相了,地點就在4天前民聯數萬人大會的場地五福城停車場,筵開430座,出席者5千人,名堂是「感恩YB曾亞英慈善晚會」。
 
但是,曾亞英卻已是染上癌症的病人,只通過3分鐘錄影片向眾談話,本身缺席。銀幕上的她,躺在病榻,面容憔悴,聲音沙啞,訴說著她與振林山人民度過的時光,感動全場。她兩年來不露面之迷就此揭開,但兩年來受盡打壓的不滿也凝聚成一股力量。選擇在投票前兩天作此大動作,除了感恩、助選,也許更像是新山毗鄰眾選區的黃家定派系,借大選熱潮舉行的造勢大會,劍指年底黨選。
 
各幫各派,各有盤算,表裡不一。振林山就在選前看不出誰勝誰負的預兆之下進入投票。成績揭曉時,林吉祥以54,284票對39,522票,14,792票之差打敗了干尼。差距之大超出預料,林氏在有效選票中取得58%,干尼得42%,兩人相差16%,勝負明顯。這說明林氏除了華人,還拿了馬來人至少1/5的選票。而當地馬華的地方基層組織似乎毫無抵禦作用,以致傳出國陣要對振林山作「內部調查」。
 
不過,行動黨更大的勝利卻是它因此取得柔佛4國(贏古來和居鑾,保住峇吉里)及13州席,並在全國總得3895州,成為國陣與民聯一共16個政黨中的第二大黨。同時,它還取得各項「成就」:
 
*它打破柔佛「國陣定存州」的神話,促成回、公兩黨紮根該州,給往後選舉舖路;
*推高全國其他選區的的民聯氣勢,協助總得得89228州議席,和佔總票數51.4%的得票率;
*刺激在海外公民(尤其是新加坡打工者)回鄉投票的熱情;以及
*完成了民聯攻下所有州首府之國會選區(玻璃市除外)的神奇紀錄(注四)。
振林山自此名揚天下,但會否只屬閃光一時?就像1977年振林山空難,全機一百人無一生還,肇因被疑是恐怖襲擊,但又因是最高機密,報告書束之高閣,留下新山哥文茶路的死難紀念碑,無人問津。以致35年來,大家竟然忘了振林山也曾轟動全國。
 
人民希望改變,因為要打倒貪腐、徹查大案、揭開冤情、高舉透明。下屆大選,會否又以上面幾大宣言,從振林山起跑,再造輝煌?
 
注四:努沙再也自從接收了從新山遷出的州議會、行政議會、州內各級辦公樓、新山市縣鄉等政府單位之後,成了柔佛名副其實的「新都」。所以,坐擁新都的振林山,乃首府國會選區,與今屆大選其他都被民聯取勝的11州首府國會選區,共同造就了反對黨攻下所有首府(玻璃市除外)國會選區的紀錄。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