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央谷的文化遺產危機

政客們應問的是,為何文遺區可以與房屋發展區重疊?就算是這片地早在文遺區憲報之前就當著建屋區賣出去,是否應該將之贖回?如果發展商「尊重」文遺,把四週都建成千百間華廈,獨留文遺在中間而變成「孤島」,我們可以接受嗎?

由於歷史的刻意迴避、行政的疏忽、人民的膚淺以及媒體輕易的斷章取義,這次布央谷諾大文遺區域中的局部遺址剷除就被聯想成是文遺主體建築的破壞,形成更大的誤解。

這種錯誤在文化遺址的報導常常出現。去年六月玲瓏谷被宣佈為「世界文化遺產」時,華文媒體就有出土骸骨有180萬年歷史的報導。稍有知識者都知道,「直立人」Erectus或「能人」Habilis也都只有五六十萬年的歷史,大馬何德何能可以找出進化提早三倍的古人類骸骨?直到我親臨玲瓏遺址察看,現場告示牌說明骨骸只不過一具一萬一千年。所謂的具有180年歷史的,原來是在玲瓏谷另外發現的石斧等器具,而這才是世遺價值所在之處。丫環(石器)越過小姐(骨骸)當鳳凰,我們「僥倖」得了世遺。華文媒體張冠李戴,讀者是不是越讀越糊塗?不明白的人如我還在大費思量:如此年代的骸骨在世界上並不算罕見,何以我們被冠「世遺遺址」?

如果我們真的重視歷史,就應該持續研究遺址。布央谷也好,玲瓏谷也好,這些遺址上的古人類是些什麼人?過著怎樣的生活?他們與我們有遺傳和血緣的關係嗎?還是他們「斷代」了,而我們是後來者?抑或者我們背離了他們的宗教風俗,卻有文化的傳承?

文化遺址或許能為旅遊服務,但絕不能為政治背書。許多概念如歷史年代、區域文明、文明人種、馬來人等是不應該混合的。馬來雜誌Mutiara Minda最近一期一篇「馬來人居住『巽他大陸』六萬年」的宏文,以占婆古國的吉蔑人、菲律賓人、爪哇人、毛里裘里的土著作為這個區域的居住者,來証明這個論點,卻不撿取布央、玲瓏遺址的考古實証據,也不對我們憲法中的馬來人(狹義)的定義作區分。這種為了政治利益而混淆定義,不用考古的手法來印証歷史,國人不陷於混亂迷糊和墮入五里雲霧才怪呢。

布央谷遺址的被破壞,是政治、文化、教育和學術界等各種因素綜合造成的。我們的「精英」們隨時隨地的選擇性失憶或別有用心前後提出互相矛盾的「學說」,即混淆人民視聽,也破壞了人們的重視。

哎呀,被破壞了都可以重建一座新的,還緊張幹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