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75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拉」之爭的背後

誰也無法從悠遠的歷史長河中抽刀一斷,但2008年1月9日決絕對是一個新紀元。《先鋒報》因被宗教局禁止使用「阿拉」字眼,在這一天向法庭申討我國憲法下的宗教自由權利,展開了一場漫長的鬥爭。結果2009年1231日贏得勝訴,基督信仰的各宗派舉教歡騰。此後回教與基督宗教激烈碰撞,互相對抗,終於又在20131014日高庭否決了初判,收回《先鋒報》的「阿拉」使用權,伊斯蘭教信眾在法庭外雀躍。

伴隨著「阿拉」專屬權而來的卻是一系列的雷厲風行:雪州回教局深入基督教教會充公《聖經》;個別州政府宣佈了包括「阿拉」在內的幾十個回教「專屬名詞」,不准外教使用;馬來群眾對天主教會堅持使用「阿拉」舉行了連串示威;土權與巫統政客持續高喊專屬權的不容侵犯等。
 
與此同時,有關「阿拉」字詞的起源和「阿拉」在全世界和各個宗教的使用情況也得到空前的熱烈討論。安納托利亞文明進化之下的希伯萊、腓尼基、迦南和埃塞爾比亞等多種古代文冊中都均有「阿拉」一詞。爾後各種宗教向東傳播,印度次大陸的錫克教和巴哈伊教等也以「阿拉」稱呼上蒼。今天阿拉伯世界的猶太教和印尼的基督教也用「阿拉」。東馬砂沙兩州土著在禮拜祈禱和研讀聖經時,都高呼上蒼「阿拉」。一些回教學者也認為,阿拉伯文中的「阿拉」並非是上蒼之名,而只是意指「上蒼」的普通名詞。
 
不管「阿拉」之使用可以引用多少論據,只要大馬回教的「阿拉」專屬權成為指令,我們國內的東馬信眾就必須更改他們的上帝謂稱,而他們印有「阿拉」字眼的所有宗教讀物和聖經都必須上繳。對他們,是何等的衝擊。
 
如此又引發出「專用權」有效範圍的爭論。其中,尊崇憲法者都引用第十一條文所述的「所有人都有權利自由選擇宗教(穆斯林除外)」來強調所有宗教應受尊重;而法律界人士則以「回教法和回教律令只專屬於回教」來強調「專屬權」不可以伸延到其他宗教去,否則為何回教法庭只限回教徒訴訟,而一切回教新法(包括1986年教令委員會新法)制定時也沒照會其他宗教,以便所有宗教可以即時起一起遵循。
 
「文字學」的愛好者則開始關注「阿拉」等幾十個回教名詞被「專屬化」之後,非回教學生如何讀歷史,如何修回教文明。同時,其他宗教與回教共處時是否因不許說出「專屬詞」而被迫噤若寒蟬?若然如此,豈不是給推廣回教工作扯後腿嗎?
 
 
也有人揶揄,是移民潮和全球化惹的禍。不就是因為砂沙土著、越南和菲律賓人,或因婚配、家傭、工作,大量湧入西馬,搞得教堂要用馬來文祈禱。如果把這些人趕回原地,還西馬基督教會一個純然無「阿拉」的原生態,不就解決問題了嗎?
 
這宗涉及面廣闊、影響深遠的「連環扣」,不從根源上解套,就會越扣越長,越發不可收拾。唇亡齒寒,休戚相依,大馬各界尤其是華社無法置身事外,而應了解事態,參與探討。
 
有鑑於此,華社研究中心(華研)與陳嘉庚基金會特於1月23日(星期四)晚上八時假雪隆中華大會堂三樓之「陳嘉庚紀念館」聯辦一場題為「搧動宗教抗爭抑或制造族群政治的矛盾?」的公共論壇。拉曼大學中文系主任陳中和助理教授、回教黨前中委邢福莊、馬來西亞聖經學院前院長陳金獅博士同台聯合主講。人權律師楊培根也將在現場發表論文。入場免費,歡迎參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