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彥華的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 517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誰害死了胡錦昌?

 這種情況對有志改革的報人是極富挑戰的,胡錦昌也許是如此而在2008年接受《光華》之邀,回到他的家鄉檳城去。檳城地窄人稠,市場飽和,加上從吉隆坡來的全國性報紙的包圍,形勢更加嚴峻。但是如果能趁此「圍魏救趙」,殺進敵人的腹地來解自己城下之圍,不僅能自救,還能趁機擴大自己。2008年歡送胡錦昌離京上任那一晚的開懷暢談,如今尚還歷歷在目。只可惜,現實並不因為個人的主觀願望而改變,龐大及反應緩慢的市場吞噬了他的努力。
 
根據《光華日報》近這幾天大篇幅的追憶「胡總」的報導中,我們還讀到了胡總生前有關他行為作風、新聞報導、版面美工和社會活動改革的各種報導。他甚至一改總編輯不苟言笑的刻板形象,上下打成一片。氣氛是改好了,但對屬下的要求與壓力卻加大了,也造成自己的消耗更惡化了。而改革造成的阻力,包括市場上的反彈,和政治的壓力,胡錦昌只能有苦說不出,必須全往肚裡吞。
 
從過去幾年很稀鬆的接觸,我只感到胡錦昌漸漸地「習慣」了壓力,但我也擔心這些沒有感覺到的壓力實際上在影響他的健康,而不為他所察覺。他還不斷地找發展報紙市場的空間,也偶爾找我要點子。
 
2012年初,我出了一個不錯但很有難度的題材,也就是「孫中山在馬新兩地的歷史之全面採集和規劃整理」,以便把2011年辛亥百年紀念時,南北馬各大小城鎮所湧現的有關孫中山的各類事跡,集成一部脈絡分明、虛實可辨的「大馬孫史」,流傳後世。儘管人力艱困,胡錦昌還是找出一位女初哥來採訪,用我提供的框架,讓女記者披星戴月,全國奔走,毫無憐重惜玉。最後竟然大功告成,出版一本《孫中山在馬新》。這位女記者做完之後就離開了。她說:如此龐巨的工程使她無法自我抽離,也不能再做其他採訪題材。唯一的選擇就是離開。
 
所以說,我見証了胡錦昌的瘋狂工作。他採用的是一種速成法,有自虐和虐人的成份。這個訓練班之下,頂得了的人就得道,頂不了的人就成仙。
 
但是,人不是鐵鑄的,包括胡錦昌。由於這個畸形的報業市場,由於華社環境與華文報內況的失衡,很容易令有志氣、有理想但卻不自察的人自陷陷阱。
 
我作為同樣也身處這種困境但卻提早退場的人是感受特別深重。只是我沒給這位一直對我的勸告一笑置之的胡錦昌更有力阻撓,甚至還給過一個自虐虐人的題材,讓他瘋狂。今天,我給大家調研誰是真凶的這一刻,我也要認罪:我是凶手之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